Wednesday, September 11, 2019

真相之死,有四種方式



讀《論暴政》一書,又看見歷史在重演。

據說,在納粹德國時期,真相有四種死亡的方式*

一,死於公然敵視事實 (open hostility to verifiable reality)
真相未必容易百分百查證,但我們可以透過查證,觸碰事實、接近真相。但世上就是有些人,公然敵視可核查之真實,以假亂真,拒絕查證,把創作當事實,把謠言當真理,或不探求事實就四處宣揚。例如堂堂中央電視台有關「爆眼少女」的報道,例如尊貴行政會議成員羅范椒芬的「免費性愛論」。有這副德性的人,曾經掌管香港教育,曾經掌控科技園,大紫荊頒了給你,大家就明白,香港滅亡之路不是一天建成。

二,死於咒語喃嘸 (shamanistic incantation)
有些說話不斷重覆,如咒語般反覆唸誦,虛構故事變得真實。如不停說「曱甴」,就可以殺無赦;如「外國勢力」「顏色革命」,講得多就變成真理。你問那些喃嘸一樣唸唸有辭「外國勢力派錢」的人,有無例子?有無證據?一句也答不上,反正我信了,就如中了蠱毒撞了邪。

三,死於錯亂思維 (magical thinking)
是眾所周知的自相矛盾,雙重標準,把理性喧囂地擱下,每天快樂自摑。例如警察每天的記者會,前天警方說不接受示威者幪面投訴難調查,今天就開設 whatsapp 熱線接受市民匿名篤灰;警察幪臉無證無編號,卻謂市民不滿可以投訴;警察撲跌校外和平學生卻賴「地面濕滑」跌倒;能射死人的「催淚彈」叫作催淚「煙」,一支鐳射筆就稱作鐳射「槍」;而鐳射筆照眼有罪,警察開槍射頭叫克制,地鐵車廂亂棍打人叫最低武力。

四,死於盲目信任 (misplaced faith)
個體信任權威,自動停止思考。遇過一些內地人,問他們,你明知內地傳媒姓黨,新聞受操控,上網不自由,講話要小心,為何還要相信黨的喉舌?我聽過這樣的答案:「因為相信政府,它做的事都為老百姓好,它為我們審查資訊了,過濾了不良訊息,我們就不用煩惱了。」

真相死亡,才令極權成為可能。如果你相信「沒有真相,只有詮釋」,又或覺得真假難分,就索性不分,小心,專制政府最樂見。當謠言滿天飛,真假不分時,結果往往是最有權錢者,就成為說話最大聲的人,就能製造最炫目璀璨的假象,欺騙全世界。

***   ***   ***

*此文四種「分類」抄錄自   Timothy Snyder 之   On Tyranny (),他引述猶太學者Victor KlempererKlemperer二戰期間曾居於   Terezin 他死後出版之日記,記載納粹德國治下猶太人生活的日常。

相關文章:

1 comment:

  1. 讀Timothy Snyder 所著 On Tyranny 《論暴政》一書,看見歷史在重演。
    據說,在納粹德國時期,真相有四種死亡的方式 :
    一,死於公然敵視事實 (open hostility to verifiable reality)
    二,死於咒語喃嘸 (shamanistic incantation)
    三,死於錯亂思維 (magical thinking)
    四,死於盲目信任 (misplaced faith)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