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August 8, 2019

從大罷工看「兄弟爬山」的矛盾


 
[立場新聞圖片:沙田罷工集會,場面罕見,但傳媒無暇理會]
「兄弟爬山,各自努力」八字原則,曾經綻放異彩;經過八月五日「大三罷」,矛盾清楚顯露。

「兄弟爬山」之下,出現過勇武與和理非各有各做,互不干涉;也出現過各師各法的盛況:G20 國際媒體登廣告、連儂牆遍地開花、分階層的「小組」示威遊行(如媽媽集會、銀髮遊行等),令文宣跳出香港、深入社區、開拓不同階層支持者;每個人盡自己專長,各自努力,令林鄭政府呆若木雞,不知如何應對。

學者李立峯於運動較早期時已言,「兄弟爬山」有其內在問題,運動初期因為訴求清晰,又屬「防守性」,即單一要求撤回反送中法案,一座山峰,目標只是到山頂,各有各做是可行的;但今天運動進一步發展,「各自爬山」強調行動自由,互不影響,問題是所有行動都有公共性,個別行動會影響整個運動,若沒有化解分歧與討論策略的良好機制,運動將面對很大的險阻。

簡單而言,「兄弟爬山」現在的問題是,兄弟之間的進一步口號與訴求開始有很多,現在面對着一列山脈,究竟各自努力往哪處爬?並不清晰。其二,各自爬山,意味互不相干,各走各路,但現實中,山路愈來愈窄,目標不一致,又人多擠逼;如罷工日所發生的事,各有各做之下,會互相干擾。

首先是傳播效果的問題,大家是否感到史無前例「大三罷」當日,罷工本身幾近完全被媒體忽視?原因是當天發生了好多事情。

1.      林鄭同時開記者會,成功搶了新聞焦點,這是林鄭兩個月來,唯一一次選對了時間出擊。
2.      早上新聞,很少報道罷工本身,即各行各業情況、罷工人士心聲、機場運作半停頓等,原因是不合作運動、堵路、堵地鐵,成為了傳媒焦點(這點不能怪傳媒,新聞慣性聚焦衝突,無可厚非。)
3.      然後,因為不合作運動造成的市民爭執、衝路障,又搶了焦點。
4.      到了下午的罷工集會,區區有人,而且盛況空前,但多區的集會不久隨即變了遊擊圍警署,區區燒煙花,已完全無人談罷工。

其次是原則問題,若大家認同,罷工貴乎自願及自我犧牲,則「不合作運動」不應同時舉行,因為客觀效果就是妨礙了別人上班,會令很多人覺得「被罷工」,沖淡了罷工本身意義及價值。

罷工是否應同衝擊警署同一天進行,亦是疑問。罷工是一大群「和理非」打工仔可以做到的事情,他們為了罷工,有些人經過一輪掙扎,亦犧牲不少,還需要向僱主顧客親人朋友解釋(這點可能最忐忑)。筆者身邊就有朋友認為,把罷工、不合作運動、衝擊各區警署放在同一天進行,令罷工失去本應有的意義及傳播效果,甚至有少許被出賣的感覺。

Be water,亦代表行雲流水,靈活變通,不執於固有的成功方程式。過去兩個月,冇大台的網絡動員模式,每個參與者自己出謀獻計、商討、執行,做自己擅長做的事,感覺是自己「擁有」了這場運動,非聽從某組織者的號召,投入感強、爆發強大創造力;但如何兄弟爬山又不互相踐踏,這股積累了兩個月的能量又會流向何方?

這場去中心化、各自走位的抗爭,初期曾有人形容似「人工智能」、「自我組織」,可以「自我修復」,但   self-organizing 這想法沒有太大意義,而且可以很危險 (此概念得自 Steven Weber 所著之 The Success of Open Source,李立峯推介。),因為很多人會放心,不再理會「自我組織」實際上如何組織,就等同眼前有一個黑盒,大家不甚了了,因為相信他會「自我完善」;但借鑑「開源」(open source) 軟件設計的成功經驗可知,這些去中心化冇大台的合作方式,必然要逐步建立一些內在組織邏輯與排解糾紛方式,否則一個充滿不知名身份玩家的開放平台,早就被沖垮。

這場網絡動員運動,其自我修復與改正的能力曾經廣受稱頌。現在同路人罵戰開始出現,因口號的分歧、因暴力與不合作運動的擾民程度,凝聚力正減弱。

現時,連登仔召開「每日記者會」,這群參與者恆常緊密地溝通接觸,無疑將會成為一個「聯絡辦公室」的雛型,繼續冇大台,但這個聯繫網絡,可以是一個較有組織力的溝通平台,可以是一個確認共識,統一行動綱領的開始。

***   ***   ***

相關文章:


2 comments:

  1. 或者是大家對罷工的定義/想像有不同,對於一些人來說,罷工就是一個「我返不返工」的關口,但也有很多人相信,罷工是包含picketing的,是綑綁式行動,不是一個「我」的個體決定,甚至可說是不民主。

    我們可以把不合作運動視為secondary picketing,即是,當罷工對象不是公司本身,而是令城市停罷以令政府正視政治訴求,廣義來說,這部分的行動仍然處於「罷工」的意思範圍內。

    歷史上最為人知曉的英國壙場罷工,其暴力衝突都是在picket line,但8月5日不同的是,抗爭者的武力程度極低,其行動應該毫無爭議是和理優的範圍內。當中認知上的成效落差不是癥結,當然,最大遺憾是航空業的團結被忽略(所以很快就有聲音指要再單獨搞機場停罷)。

    8月5日還發生很多矛盾,最大的其實是天水圍行動,因為那邊沒有預先計劃,也其實與罷工無關。雖然少女甩裙事件發生得近,情感上無可厚非,也不可算是騎劫(但實質確是把屯門與荃葵區的人扯了過去)。偏偏,那邊是最早的圍捕(只進行了半小時),集結被最大武力打擊,七十幾個人被拉,左膠右膠新仇舊恨在中午時份一次過爆發,一下子把焦點再一次扯到去的街頭煙霧彌漫暴亂式衝突。

    事實上,8月5日那天,單純看日程,所有集結都在公園(只有天水圍是明確地圍警局),多數人(勇武與否)沒有想過兩點未到就要開打,熱身都未做。

    我們無法知道如果當日天水圍沒有圍警局(其行動也沒有申請不反對通知書),警察會不會在那個時份就有行動(畢竟他們最著緊的始終是面子與警局,比立會還要著緊),而衝突很快會傳染,你升級我又升級然後各區都好快升級。如果天水圍沒有發生,傳媒會否就有多一個下午報導罷工集會?

    利申:不是要指責任何人,少女事件人神共憤

    ReplyDelete
  2. 心理上,罷工基本上已是一種共識, 深入民心的話題, 藍黃營的想法亦如此的堅定清楚, 罷工的人令很多人被罷工, 基本上你不放頭版都沒有太多差別, 就算沒有媒體集中報導三罷,不等於社會正在忽略這一個情況。

    而且the medium is the message,現在訊息節點繁多,不再是報紙頭條取決你應該會接收到甚麽訊息,大多數所謂新聞也是由LIVE直播大家一起看,現在直播涉及視聽者每每近40萬以上,readership 對比紙媒己經有夠高,再者APP或者WHATSAPP訊息中每時每刻在變化,根本不用太拘泥於資訊的前後擺放,就算有,都只是媒體對於事件的其中一種表態,不代表事件不被重視或消失,是一種timeless time, space of flow的當代網路媒體為主流的慨念。

    講回整個85,明顯大家已經將送中放得好後,但大家仍然對獨立調查有強烈的要求。我不同意和理非和勇武各有各做,只要去到現場便明白和理非為勇武提供深厚的物資及心靈支援,勇武所沒有的飯票及裝備,是由和理非咬盡牙力努力文宣的結果,勇武在場的地方背後總有一大班和理非在後打點及安排後路,他們也是居功至偉。反之,當北角荃灣再一次有警黑合作時,集會回家的和理非最恐怕的黑社會在街上徘徊再一次無差別攻擊,要不是有勇武代為「維持治安」,恐怕721會再次出現,社會應該感謝這班人。

    最後,我希望你依然記得不篤灰不指責的原則,大家兄弟爬山,不割席齊努力,爭取五大訴求。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