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August 24, 2019

香港之路,荒夜裏風燈亮起

[立場新聞製圖]

這夜,我選了平日人煙稀少的一段山路;住了這區二十年,這條路入夜後漆黑一片,鬼影都無隻。這夜,都市中的荒蕪地帶,默默走來一群心意相通的人,自動自覺手牽手,連成一線。

不要說無用。我敢說,平日駕車經過這段山路的司機,坐在巴士上的乘客,瞥見昏黃燈光下,忽然冒起亮着手燈的人鏈奇景,必然是一場震撼教育。我敢說,過了兩個半月仍然不明白這群人做什麼的中立無感一族,路過時必然會刮目相看,總會想一想,這條看不見盡頭的人鏈,酷暑之夜,究竟為了什麼。

不要說無用。只是短短數天,網絡上的自發組織者發揮驚人能耐,又上了寶貴一課,實踐地區聯繫;無大台之下,每個人學懂走位,自我埋位,有車的人負責接送,找尋人鏈缺口填補;年輕人自組「塞窿」部隊,沿線遊走,宣布從荃灣走到美孚,已全線連上,人群密密麻麻,參與人數遠超所需。

每個自發組織者與大部分參與者都戴着口罩,他們都是   faceless,沒有面孔的人,代表每個人都不求聞達,純粹為了參與,不求歷史留名,只願成為卑微的二十萬分之一,只願在香港命運風燈亮起的一刻,長路上有自己的身影;只願每個人手上微弱的燈光,照亮人的良知;只願用盡每一絲力氣,寄望奇迹出現。

四十公里心連心,激動、感動,但大家都知道,傀儡政府將不為所動。

一百萬人走過了,二百萬人走過了,酷暑中大汗淋漓嘗過、暴雨中雙腳皺皮也試過;會計師、醫生護士、公務員、教師、律師、記者都遊行過了;基督徒、媽媽群、銀髮族都表態了;罷工罷過了、機場塞過了、連儂牆遍地開花了、香港之路we connect了。一切和平理性優雅的方式,能做的已做盡;平常政府,有一點羞恥之心,已倒台三次,讓步十八次;但這幫狂妄傲慢的權貴無動於中,一切勇武升級行動,你只能怪自己。

這裏沒有外國勢力,是我們感動了外國勢力;香港人建起了連儂牆、築起了香港之路、在風雨中舉傘擁抱自由,用全世界都明白的語言,表明了香港的心迹。專制強權的復仇之心,全世界也讀懂了。最新一期《經濟學人》,封面點題是〈中國欺凌國泰〉,(網絡版的標題為:Why China's assault on Cathay Pacific should scare all foreign companies,為何中國向國泰施襲會嚇怕所有外資) 內文用上了「施襲」、要求「服從」,報道指外資若倚賴中國,必然有恐懼,環球的企業大班都開始提防中國的忿怨;從國泰事件亦清楚看到,中國所有企業最終都要忠於黨,他們會把監管規則當武器使用,外資都開始明白這個黨的本質。也不用說,英國駐港領事館職員過關回港時被指「嫖娼」被拘留,香港人過關被徹底查手機等損害人權之舉動,再加上英美澳加愛國賊炫富之嚇人表現,國際友人看得儍了眼。奸有奸輸,繼續下去,可以輸得很徹底。

信念不怕子彈,槍炮不可能令人心回歸,仍在街頭堅持的人,沒有打算同傀儡政府對話;林鄭月娥、中聯辦、港澳辦,你們就看着辦。
 
[攝影:Peter Wong,轉自立場新聞。登山者夜攀獅子山,燃起一路的燈。]
***   ***   ***

相關文章:

1 comment:

  1. 四十公里心連心,激動、感動,
    傀儡政府卻將不為所動。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