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August 17, 2019

2019 年夏,真正的回歸終於來臨



往日,每聽到有人稱呼我作「戰地記者」或「去過戰地」,我必敬謝不敏,何德何能!本人充其量只做過「戰後記者」,從未上過真正戰場,沒經歷過槍林彈雨。

香港行家,尤其是電子傳媒,絕大部分予人「戰地採訪」感覺的報道,得罪一句,其實只屬「空降採訪」(parachute journalism),即是說,記者臨危受命,未必深刻了解當地矛盾,欠戰地採訪訓練,又不識當地語言,有如傘兵空降,亦缺乏掩護支援。這種「新聞傘兵」,目的往往只為做直播,帶給香港觀眾「現場感」。我曾經到過科索沃採訪,當時戰事剛平息,仍有零星狙擊手躲在暗處開槍殺人,見到周遭外國戰地記者的頭盔、避彈衣、通訊器材及公司支援,頓覺自慚形穢,一身所謂裝備只屬笑話。

香港終於有今日,成為盛產戰地記者的國際大都會;不是幾位記者,而是一整代記者。

香港街頭,衝突前綫遇上記者行家,很多人已配備最堅固的頭盔、最專業的防毒面具、最密封的眼罩;談論的話題,包括那裏有更專業的配件,防護裝備如何升級。是年仲夏,政府庸碌、縱容警察濫權,令衝突一路爆發;香港記者食催淚彈,夾在磚頭與橡膠子彈之間,歷經兩個多月的密集訓練,游移於衝突最前綫,經驗瞬間累積,集體極速進化。

是年夏天的血淚與汗水,無人知道結局如何。少數能確定的一件事:很多人深深明白,記者很重要,獨立而堅持真相的傳媒難能可貴,要珍惜、保護。

大學中學新學年快來,能否開學還是未知之數。是日迎新營,對着一眾在大時代進來唸新聞傳播的新生,說了一些舊事。

九十年代,很多人志願當記者,就是想目睹香港九七回歸;九七回歸日前,全世界記者雲集香港,英國最後一個具經濟價值的殖民地歸還中國,一個資本主義發達城市歸還一個共產主義國家,很多外國的「傘兵記者」空降香港,期望回歸一刻有大矛盾大衝突。

他們失望了,九七回歸日,一切安然渡過。當時所有電子傳媒獲發一本回歸日儀式的「節目表」,厚數吋,詳細記載各項儀式的過程,連當天每一分鐘每一秒,儀仗隊在哪個方向步出,誰會在哪裏談什麼話,每個人的崗位是什麼,都一一列明,猶如一個舞台劇劇本,仔細得以秒為單位,一切早已寫好。當晚,舞台劇完全按劇本順利演出;空降記者們看完舞台劇,我記得有人嘆息一句:吓,就係咁……

二十二年後,2019 年夏,真正的回歸終於來臨。若然政府繼續視民如曱甴,記者的戰地裝備將要繼續升級、商界的白色恐怖將蔓延全城、在暗夜街巷或光天化日,群眾毆鬥將無日無之、學校再無一張安靜的書桌。一場價值觀的對決,實戰心戰,每個人都將被扯進漩渦,無一倖免。

大家要多謝林鄭月娥。

***   ***   ***

相關文章:

2 comments:

  1. 面對真正的回歸,完全感受到戰爭級的殘酷(如雨般的TG bomb,鏡頭下的鞭棒,羈留室的酷刑與羞辱),為生存而戰的意志,和泯滅人性的謊言。相信很多人,包括記者都嘆息一句,『悲憤莫名』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