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uly 19, 2019

記錄香港人心軌迹




(本文刊於《明報》專欄〈2047夜〉,此為加長版)

到訪港大民意研究計劃的網站,屏幕彈出巨大紅邊文字方塊,告訴訪客研究中心已經結束,主事人鍾庭耀另起爐灶,希望延續民調工作。

那個紅邊文字方塊,打斜印在網站首頁,像一個封印,有點封鋪的感覺。

民意調查,總是權貴的眼中釘;官員評分高的時候,他們欣然接受,當評分大跌,身邊謀臣不會認為是主子的問題,一定是民調的問題。於是,學術性質的民意調查,變成政治風眼。

不懂得學術的人,隨意可以誣蔑:為何從來不問我呀?我無收過調查電話喎?只問一千人那麼少呀?懂一點學術的人可以質疑:問題只關乎觀感,答案不理性呀!量度指標有問題、抽取樣本有問題呀!

十萬種指控,要辯解,不容易。簡單而言,每一種問卷調查,無論問題設計、量度指標、採集樣本方式,都可以有改進之處,港大民研計劃已採用國際學術界標準,難以挑剔。沒錯,很多有關高官評分,你認同自己是中國人還是香港人等身分認同問題,涉個人觀感;問題是,觀感就是政治,觀感亦影響施政,情感也是政治重要部分,這點政客最清楚。

港大民研最有價值之處,在他們過去廿多年,一直用同一方式,問同一條問題,縱使有人不滿意某些問題的設計方式,但答案可以跨年縱向比較。因為寫文章與做研究的需要,我常到港大民研資料庫中,找尋歷任高官民望資料,或回歸後「人心不歸」的民意確證,或「中國人」身分認同如何從高位回落,至今天創歷史新低。

民意調查,做了廿多年,就變成人心變遷的歷史。

港大容不下民研中心,鍾庭耀終於要自立門戶,成立香港民意研究所正在眾籌運作經費,我一定支持。捐獻公民社會,既救人,也自救。

*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