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une 4, 2019

《五月三十五日》:來個光明正大的紀念

《五月三十五日》劇照  (圖片,「六四舞台」fb 頁)


 光‧明‧正‧大。這四個字很重要。

「六四舞台」的《五月三十五日》,宣傳是這樣寫:「我們就來個光明正大地紀念,衝擊這條不正常的底線。」由編劇莊梅岩、導演李鎮洲,到一眾演員、舞者、堅持十年講「六四」的幕後功臣;艱難時候,真名字,真相片,有名有姓,有血有肉,無畏無懼,無私無悔,豁出去。

我們習慣了審時度勢,習慣了計算利害得失,習慣了娛樂至死,習慣了無可無不可,更習慣了荒謬歪理。

《五月三十五日》提醒我們,在所謂盛世之中,有陰鬱角落,堆積著未解的結,三十年,至死不休。他們生前不能悼念,死時也無聲無息;他們被滅聲,被遺忘,就讓我們在最後的自由土地上,來個光明正大的紀念。

當死難者家屬三十年後,依然受網絡監控、情感勒索、老大哥的魔爪從未放開,就讓我們光明正大地說一句,六四是現在進行式,人心的壓逼從未止息。

當遇難者家屬三十年後,仍然不能在天安門廣場點一根蠟燭,我們要光明正大,為他們在維園點起燭光萬千,告訴世人,我們從未忘記;也告訴世人,人命的尊嚴,不是用來換取官員豐衣足食與自身權位的籌碼。

:「我們記住六四,是因為,正如方勵之以他特有的幽默所說,世界歷史上很少有大國侵略他自己。」的確,世上很少大國用坦克在首都中心廣場屠殺人民,世上很少大國殺人後不認賬,很少大國認為是一大功績,很少大國會歌頌經濟起飛源於殺人有理。就讓我們光明正大地指出,這一襲國王的新衣,虛無的華麗很醜陋。

《五月三十五日》七月加場已全部滿座,前兩天席間所見,大部分觀眾都是年輕人。話劇觀賞者或較少,但感染力大,觀眾群亦有異一般活動;我見到了,每個人在自己崗位中,盡自己所長,光明正大,說要說的事,這是香港的福氣。

紀念六四,不應逢五逢十,三十要記,三十一也要記,不只五月六月要記,七月八月也應常在心中,七月加場已滿,八月九月,到十月大慶更應繼續演;《五月三十五日》,是強國七十年之時代標的,光明正大演到十月一日,時機正好,恰如其分。
 
(圖片,「六四舞台」fb 頁)

***   ***   ***

相關文章:
光明正大的,還有六十位記者,具名再寫六四三十: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