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January 12, 2019

到中學演講

[街頭壁畫,古巴 Santa Clara]

無數日子,我站在中學的大禮堂或活動室,直面無盡的空凳,等待學生魚貫就座。我都會重新思索一次,花這些時間,所為何事?

學校講座題材,離不開假新聞、後真相、記者生涯、傳媒素養,新聞自由等。中學生們關心這些題材嗎?不見得。

中學生們珍惜這種講座嗎?也不見得。有些學校,學生一大清早已經腳步疲累,眼神遊移,坐姿不正。老師應對方法大致有兩種,一是見怪不怪,置之不理;第二種,訓導主任高高在上,嚴厲訓斥,學生或面容死灰,或展示臭臉。禮堂也許夠大,但空洞冷漠,校外人士演講像例行公事,老師學生都提不起勁,當作規律化儀式的一部分。

當然,也有無數次,遇上校風良好的學校,學生走進禮堂一刻,你會感到朝氣勃勃,看到求知若渴的眼神,充滿好奇,笑容真切,問問題有反應,也許吵鬧,但全程投入;老師們也看得出充滿關愛笑容,融於學生群中,打成一片。

這天,邀約的老師提醒我,這學校很多同學專注力不足,請勿介意。

講座一開始,學生們超乎尋常地活躍,他們隨時舉手問問題,聽到笑點會開懷大笑,立刻與同學熱烈討論;我留意到,有很多關切的眼神,明顯用心聆聽,還有一位同學,問了一個大學生也不曾問過的好問題。

也許這就是我仍然會到中學演講的緣由。文字的力量也許還有,面對面的溝通交流才夠實在;喧鬧聲中,大聲疾呼新聞自由,哪怕只有一人在聆聽。

*

(本文原刊於明報專欄《2047夜》)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