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May 25, 2018

審查新境界:中國對世界的偉大貢獻

[立場新聞製圖]

強國崛起,開創新時代人類政治文明,其中一個偉大貢獻,正是豐富了人們對「新聞審查」的認識與想像。

美國學者   Margaret E. Roberts 新作《滅聲》(Censored: Distraction and Diversion Inside China’s Great Firewall),形容擅於審查資訊的中國政府,是一個「迹近完美的案例」(a nearly ideal case),皆因中國新聞審查之伎,手法包羅萬象,網絡警察與五毛黨龐大成軍、防火長城無遠弗屆、高科技應用超前,蟻民自覺變成奴隸,傲視全球專制同儕。

Roberts 把政府主導的審查行為,歸類為三個 ‘F’,第一是製造恐懼 (Fear)、第二是增加阻力 (Friction),第三是資訊泛濫 (Flooding) 以混淆視聽。


「製造恐懼」正是最傳統的滅聲伎倆,透過法令與高壓行政手段阻嚇人發布消息,如微博封號、撤換媒體編輯、以言入罪等。但此手段若針對廣大群眾,可能有反效果,會影響政府公信力,也吸引民眾更留意政府不想你知的事。新聞封鎖太高調,會出現所謂「史翠珊效應」。美國著名藝人芭芭拉史翠珊,十多年前不滿一個民間組織航拍加州海岸照片,令其大宅曝光,侵犯其私隱,遂興訟禁制,但史翠珊敗訴。案件引人注目,數以十萬計網民湧到網站查看其大宅照片,結果欲蓋彌彰,適得其反。

故精明的審查黑手,會把威逼利誘的手段,集中用於關鍵發布者,如媒體把關人及意見領袖,很多人為了趨吉避凶,老大哥還未出手,已經乖乖就範。

「增加阻力」的手段,則較隱密亦較高明,例如不想你接觸的網站,會減慢網速、封鎖網站、不讓你搜索敏感詞,雖然你可以買軟件翻牆或重覆嘗試,但要額外付出時間與金錢,等同一種「資訊稅」(tax on information)。現實中,大部分人不關心政治,無耐性,亦無時間;況且娛樂資訊選擇多,少少麻煩已足以令人放棄追蹤政府不想你知的新聞。

作者引述北京清華大學   2015 年做的全國調查,訪問了三千多城鎮居民,六成人會上網,當中48%  網民表示不知道「翻牆」是什麼,知道可以翻牆的人中,只有   18% 曾經用   VPN 翻牆,即是說,網民中只有約 8.3% 曾經翻牆。從未翻牆的人被問原因,恐懼 (2%) 與可能違法 (9%) 佔比例很少,較多不翻牆的人表示無需要 (45%)、不懂得如何翻 (15%) 及麻煩 (14%),可見縱使有翻牆的可能,大部分人根本不利用亦不關心。

在香港,大家可以留意由國家控制的香港連鎖書店,好些敏感話題書籍已不能上架或入貨極少,令你難以買到,有效減少流通,而且普通人不易察覺,正是「增加阻力」之妙用。

「資訊泛濫」之法,則發放大量無關宏旨的訊息,如洪水暴發,轉移視線,令人花多眼亂;眾聲喧嘩中,平常人無時間無心力分辨真假輕重。大家有眼見,眾多新興親建制媒體,主打軟性新聞、消閑資訊、娛樂至死。作者又追蹤中國網軍與五毛黨的宣揚策略,出乎意料,他們其實很少挑起政治爭論,主要做啦啦隊,動員愛國心、中國夢、感恩、宣揚傳統文化、寫寫名言與心靈雞湯正能量,往往在政治敏感時期有分散注意力的效果。

也許有人會問,如此「資訊豐富」都是審查一種?Roberts 認為,此舉有效淹沒政府不想你知的訊息,增加人們找尋有意義訊息的成本,就有消聲的效果。所謂言論自由,除了說話的自由,也需要有被聽到的可能;若然言論被淹沒,或渠道被堵塞,這種言論自由並無意義。

說到中國新聞審查嚴苛,傳媒訊息片面,很多內地朋友必然一臉不同意,也許還會覺得自己上網很自由。這正是審查黑手高明之處。

Roberts 形容中國的審查方式,是   Porous Censorship ,姑且名之「孔洞審查」,即是審查系統未至於鐵板一塊,而是有孔洞,敏感訊息還有散播的方式。

例如中國技術上可以完全禁止民眾翻牆,網上禁言可以更堅壁清野,完全封鎖臉書,甚至可以訂立行政命令拘捕翻牆的人;還未做,乃因避免惹來大反彈,反而損害政府公信力,況且利用「增加阻力」的方式減慢網絡上政治不正確訊息的傳播速度,已能有效阻止殺傷力大的負面訊息流傳。加上現時以「資訊泛濫」的方式淹沒民眾觸覺,令人感覺資訊目不暇給;政府刪了什麼、媒介缺了什麼重要訊息,平常人不易察覺;就算發覺有不妥,也可能以為是社交媒體演算法不向你提供某些訊息,而非背後有黑手。

Roberts 的研究發現,內地積極翻牆尋找訊息的人,比例極少,都屬學歷高、掌握網絡技術、關心政治的一群;絕大部分人都是「理性地無知」(rationally ignorant)。選取訊息時,只求方便、容易、減少成本,網絡慢了,很快就放棄,以為網絡不暢,根本不知道原來是政府刻意為之。

這種審查新境界,已經到了   Aldous Huxley 在《勇敢新世界》一書前言所述的境地:真正高效的極權管治,正是獨攬大權的政治大佬與其執行大軍,控制一大群不須被脅迫的奴隸。

起來,不願做奴隸的人們。這句歌詞,歷久不衰,仍然充滿現實意義。

接下來還會有何新式審查高招?Roberts 提出一個可能:以後的網絡審查,也可以個人化,按你的政治危險程度,封鎖不同訊息,或灌輸老大哥想洗你腦的訊息。一如現時網絡廣告,以大數據洞悉你想法後,再為你的消費模式度身發送宣傳品;日後的審查,也可因應你的政治不正確程度,調校審查內容。技術上,隨時做得到。

平凡人如何應對?Roberts 追蹤觀察中國網民於微博遭刪文的反應,發現若網民知道自己發布的訊息遭審查屏蔽的話,不罷休,會更積極發文。

結果帶來一點啟示:蟻民首先要深刻認識審查手法,這是防止被愚弄的第一步;我們也要運用僅餘的自由,盡力把老大哥熟練的攻心計手段與各種審查戰略大聲疾呼、公諸於世。審查資訊等同欺騙、愚民,亦代表心虧、有隱瞞、有黑幕;暴露審查伎倆,縱使不能摧毀審查機器,最少能讓人看清其華麗外衣下的虛偽與險詐,讓體制公信力歸零,操控陰招事倍功半。

***   ***   ***

(本文部分內容原刊於明報專欄《2047夜》,此為加長版,本文內容絕大部分引述自   Roberts 新書,包括 Aldous Huxley 之引文。)

相關文章: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