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March 26, 2018

為主席憂心

 

當三位一體的習主席舉起右拳,宣誓忠於憲法時,我不禁為主席憂心。

本來,法律作為武器,大家都不須認真;現在又說憲法是阿媽,是國家根本法,就職要宣誓,假戲真做,問題就來了。發誓不是食生菜,發假誓很大罪,不真誠會遭DQ

根本大法的最根本第一條第一款,道明國家是「工人階級領導的、以工農聯盟為基礎的人民民主專政的社會主義國家」。

這國家是一黨專政還是人民民主專政,這叫社會主義國家還是國家資本主義,暫且不談。

三位一體習近平,既非工人亦非農民出身,他大概是紅二代,是官僚階級,管治班子也非工農聯盟為基礎:主席宣誓忠於憲法的當下,同時就顛覆了自己。

一個非工人階級的領導人一宣誓就任,就違反了憲法第一條,也代表發了假誓,恐怕罪加一等。此外,憲法第五條第四款表明:「一切違反憲法與法律的行為,必須予以追究」。到此為止仍無人追究,不按誓詞去「維護憲法權威,履行法定職責」,該當何罪?

又有人大新貴說:凡提出有違憲法的主張的人,例如「結束一黨專政」,皆不能選議員或擔任公職。那麼三位一體習主席提出修憲時,代表著他不同意憲法原來的條文,其主張也有違原來憲法的本意,怎麼辦?要不要DQ

現實中,大家都習慣了荒謬,法律從來只是武器。違憲又如何?據說黨要服從憲法,其實也可以不服從憲法,也可以對憲法某些條文置之不理;黨可以隨時修改憲法,但不用問你意見,而且只須二三星期就快刀斬亂麻;憲法規範每個人,但不會用來框限權力。

不須冠冕堂皇大談法治與憲法,說一句「我惡晒」就足夠了。

***   ***   ***

本文原刊於明報專欄《2047夜》,此為加長版)

相關文章:

1 comment:

  1. 讀完專文令我有此想法:如果泛民驚講咗「結束一黨專政」有麻煩,不如改叫「全面擁護修憲結束一黨專政」咪掂囉。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