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March 12, 2018

人大代表是要管的

[新華網圖片]

(本文原刊於明報《2047夜》,此為加長版)

讀北京記者們的採訪手記,知悉人大代表的悲慘遭遇,某代表一臉無奈的樣子,我見猶憐。

尊貴的人大在北京,被要求「遵規守矩」,酒店內一日三餐要點名,離開酒店外出要登記甚至書面請假,不鼓勵私人活動,代表們最好留在酒店好好準備。聽說,中國人是要管的,人大代表是中國人,當然也要管;聽說,全國人大是國家最高權力機關,原來天外有天;據報一些代表私下議論紛紛,敢怒而不敢言,原來最高權力之上,有超然權力。

超然權力?人大法工委一語道破修憲刪除國家主席連任限制,是黨政軍三個最高職位「三位一體」。厲害了,我的主。

試問,世上有哪國家的國會,日間開完會,還要管束和記錄代表們其他時間的行為?新時代新風尚,理應監督政府的人大代表反過來被管束,真的「書寫了人類政治文明的中國貢獻」。

人大代表們要管,也可能有其前因。還記得往日採訪北京兩會,目睹代表們夜夜笙歌;橡皮圖章們深明自己角色,開會只是舉舉手投投票走過場,重頭戲反而是會議之外,代表們難得聚首一堂,正是拉關係傾生意大好時機。曾有學者形容,人大政協開會是「一年一度全世界最大派對」,非常貼切。

現在是撥亂反正,過猶不及。把人大代表管起來,有代表覺得是「考勤」的一部分,恐怕不照做會被DQ

謹小慎微,自覺害怕被DQ,都是當人大的好材料修憲大事,只有幾日通知,滿堂尊貴人大,近三千代表,乖乖投票,只有二人反對,三人棄權;橡皮圖章有絕對保證,剛投完票只須兩小時,新版本憲法己印行開賣,三位一體至高無上,一切在掌握之內;修憲迹近制憲,兩三星期內完事,確實是令人欽敬的中國式高效專制。

人民大會堂,尊貴代表都是台下觀眾,按劇本投票。他們仰望高高台上的黨國神人,一如梁振英興奮大發現:沒有人做秀,沒有人聲嘶力竭,沒有人突出自我。這裏沒有辯論、沒有異見、更沒有自我。紅星壓頂,鴉雀無聲。

***   ***   ***

相關文章: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