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February 8, 2020

Chinobyl 中國式核災難


李文亮醫生離世,我剛剛看完《切爾諾貝爾》。

神劇《切爾諾貝爾》(Chernobyl) 重塑前蘇聯核災難,劇中堅持道出真相的科學家有一金句:「當真相不如所願,我們就謊話連篇,直至我們忘記有真相這回事;但真相不會消失,我們每一個謊言都欠下一筆債,這筆債,遲早要還。」

當年切爾諾貝爾核電廠爆炸,令上萬人患癌,幾千里土地永久污染;出事後廠長不肯面對現實,官僚層層瞞報,黨中央想大事化小,但鄰國測得嚴重幅射,紙包不住火,才向外界坦承出事,對內仍然把人民蒙在鼓裏。當年《真理報》只在兩星期後才報道,戈爾巴喬夫三星期後才公開承認。

隱惡揚善,說謊成性,因為事關黨的權威,核電被宣揚為蘇維埃體制的先進產物,高科技造福人民,強國要有看得見的象徵物,才能叫人膜拜。劇中的戈爾巴喬夫說得坦白:「我們的權威,只是建基於權威的感覺。」

核電災難,源自連串文件造假、管理麻痹、操作失誤,再遇上一個早已知道卻秘而不宣的設計漏洞;失控邊緣按緊急停機掣,原來會令反應堆芯爆炸。核幅射洩漏,主事者只相信自己願意相信的假幅射讀數,政府沒有及早預警,結果令眾多救災人員受致命幅射感染,鄰近居民延遲撤離。危難之時,蘇聯   KGB 仍在監控人民、操控輿論。烏托邦的假象,黨國體制的虛偽,暴露於國人眼前,皇帝的新衣醜態畢現。

上天討債,有時很快。

李文亮醫生與一眾染病的醫護、那些大禍臨頭仍在高呼「相信國家相信黨」的百姓、那些流離失所的武漢難民,都是極權下的災民。輿論機器帶頭造謠,謂疫症可防可控,不會人傳人,連續兩三星期不公布新個案,全國活在謊言中,官民醫護疏於防範,終釀大禍。

黨的喉舌繼續歌頌救災得力,文妓文賊繼續喪事當喜事辦:十日建成醫院令人感動,有疫症才見得國家強大云云。

這些年來,國家巨靈肆虐,一人獨裁之下,體制摧毀了社會,只剩下黨組織;民間志願者稀缺,無力自發救災;體制監禁一代敢言的維權律師,弱勢者無依無靠;體制摧毀了一代調查報道記者,改寫真相;醫生為疫情吹哨,被指造謠。

殉職的李文亮醫生留下一句話:「真相比平反更重要,一個健康的社會不該只有一種聲音。」

三十多年前的   Chernobyl,今天在中國上演   Chinobyl。謊言的代價是什麼?核災難後五年,蘇聯崩潰;戈爾巴喬夫二十年後寫道:切爾諾貝爾的核熔毀事故,才可能是蘇聯崩潰的真正原因。

***   ***   ***


相關文章: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