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anuary 1, 2020

2019 忘不了


這一年,看各媒體的《大事回顧》,感覺異樣。

這一年,我們似乎不用「回顧」,因為一切影像,記憶猶新,仿如昨日;因為今年只有一件大事,我寫的文章幾乎只有一件事,每個人深深參與其中,腦海裏已容不下其他,毋須回顧。一般《大事回顧》,十年八年後回看,就是歷史,但是今天我們凝視這些畫面,歷史還在進行中,還只是一個開始。

不談大場面,2019,有幾幕私人視角、剎那感觸,忘不了。

6.16,二百萬人遊行那天,金鐘道「香港人加油」口號此起彼落,太古廣場外的祭壇,燭光點點。既喧鬧、亦肅穆;既躁動熾熱,也秩序井然;人頭湧湧之間,瞥見行人道旁太古廣場內的頂級食肆,一切如常;高雅的純白裝修,一塊潔淨玻璃後,食客輕談淺酌,仿若平行時空。推門走進太古廣場,像穿過叮噹如意門,強勁冷氣襲來,群眾呼聲隱沒,名店林立眼前,人們繼續買票看電影。一門之隔,剎那天地。那是,我們曾經熟悉的香港。

仲夏時,在遠方遊學,時刻思念香港;7.21 翌日,剛好向國際學生談香港最新局勢,打人場面,全場睜眼靜默;在場香港人默默流淚,我們都知道,香港從此回不去。然後,久經內戰的黎巴嫩人、流亡美國的伊朗人,走過來安慰我

機場島,上演《出埃及記》,交通運輸已封,成千上萬人步行離開,沒有摩西、沒有任何人庇蔭,他們義無反顧,尋找流奶與蜜之地。這個夏天,一個新的共同體,在眼前凝聚。



荃灣一役、觀塘一役,陌生的長街,萬人空巷,狼煙四起,黃色頭盔如浪奔流,如水聚散。民怨四起,每一處都是戰場,香港真正回歸。

中大二號橋最後一夜,危急關頭,眼前四個黑衣青年,面罩上眉目忐忑,猶豫是走是留;他們最後決定撤退,除下面罩時,都是稚嫩的臉孔。

太子站祭壇,元寶香燭白花滿地,街角一群女士認真在摺衣紙,人們悲痛哀悼至今未能確認傳聞中的失蹤者,警察在隔壁警署高聲呼喊電筒狂照,全城的人抓狂,集體創傷後遺,香港很陌生。



掌權者咒罵:暴徒!比黑社會更卑劣!但他們沒有直視過示威者的眼神,他們從來不明白,什麼叫「義憤」。無數暗夜,長街角落,市民中椒、食催淚彈,六千多人被捕,每個人身邊有朋友、家庭、同學圈,親友被濫捕、街頭遇警暴,都是切膚之痛;警察說謊成為城市惡疾,香港人有目共睹,「特赦」、「不是暴徒」不是空口說說的訴求,百萬人參與,忿怨的眼神,背後是手足之情,苦難共同體的情誼;權貴不明白,這就是不懈堅持的緣由。

不想記起,是林鄭月娥、李家超、鄭若驊等人喬裝管治、扮作若無其事的臉容,每月惡心多一些;他們掌握權力,亂局自編自導自演,兩制夾縫下,他們無能解決,更不斷火上加油,罪孽深重

朋友說,準備移民了;我呆住好一會:「連你也要移民?」

校園空寂,學期提早結束;蔚藍天際,牆壁高處,塗鴉着「自由」。


***       ***       ***

相關文章:

3 comments:

  1. 在閣下眼中,今年不單只有一件大事,還只得一個角度。夠專一!

    ReplyDelete
  2. Another good article by you, thank you!

    ReplyDelete
  3. 苦難共同體的情誼...
    很認同!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