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December 27, 2019

政府輿論戰兩款陰招



特區政府回應《華盛頓郵報》的調查報道,堪稱一個笑話;加上其他輿論操作,最近有兩款陰招。

第一種陰招,可叫作「不對稱反駁」。

《華盛頓郵報》的調查報道,屬於多媒體大製作,題為〈香港警察鎮壓示威 反覆違反指引而不需承擔後果〉,綜合了65段疑似警暴影片,給世界各地警政專家評價,結論認為七成片段警察行為有問題,違反指引與國際標準。文章內容影畫文字並茂,並取得香港警方內部指引印證對比,逐字逐句列出片段行為如何違反守則,指控具體而實在。

政府如何回應呢?嘿,根本沒有進入話題,沒有具體回應。

聲明說:「我們對這些沒有事實根據的指控深表遺憾。」但聲明根本沒有用事實反駁,寫這一句就叫反駁?

聲明的其他文字:「…只用了最低所需武力」「警方使用的武力符合國際標準…」《華盛頓郵報》正是具體指出,警察用的武力並不必要,不是最低所需,而且違反你們自己訂的指引,但政府回應就此簡單幾句,沒有具體反駁任何案例,只是重申那些已經被《華盛頓郵報》以影像文字推翻了的說辭。

聲明用了很大篇幅,講述示威者如何暴力,所以警察止暴有理;如今問題在,縱使有衝突,警察的處理是否專業,是否符合國際指引與自己製訂的守則?這才是討論焦點,就算示威者使用暴力,警察也不應濫暴,使用不對等暴力;不能說示威者用武,警察就可以為所欲為,置守則於不顧。

人家具體指控,你空泛回應,沒有進入話題;人家案例逐個數,你同人講衝突前因,根本虛應故事。這就叫「不對稱反駁」。

政府這個聲明,沒有實質內容,代表了無言以對,無力反駁,不敢具體討論;出一個聲明,只為了轉移視線,誤導公眾,令人以為有一個回應就等同已經回應。這種「不對稱回應」的陰招,貌似回應,普通讀者沒有時間深究,更沒有時間閱讀《華盛頓郵報》原文原來如此具體,會以為政府已經反駁;政府的文宣就算虛弱無力,自命中立一族聽聞以後,或會說「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政府虛晃一招就擺出了「澄清」的騙局。

第二種陰招,製造「官話必真」的假象。

警察公共關係科拍片,指控主流傳媒傳播未經證實消息,例如大埔有人持搶一事,傳媒訪問了一位匿名目擊者講述他目睹警察持槍後抹指模,警方謂目擊者所講,傳媒未經查證,應查詢警方。

一個目擊者之言,是否可信,傳媒應否立刻廣傳,值得討論;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偏見、誤解、眼花看錯也有可能,傳媒要尋真,不能憑片言隻語就信以為真,但有時真相未必即時到手,無奈之中只能暫時綜合各方講法,希望了解各種可能。

然而,對待政府說話,也應用同一標準,不要搬龍門,因為政府與警方雖然掌握很多權威資料,但有十萬種自身既得利益理由,說話不盡不實;傳媒與公眾,不要墮入「官話必真」(official-fact as fact) 的圈套。

傳媒查證的慣常規律,往往去到政府官員一方就停止,好多人理想當然地認為「官話必真」,查證政府,攞 ‘reaction’,就是「查證」過程的最後一步。政府回應了,就有「答案」了,查核完畢,寫稿,收工。

往日,政府與警方未必講假話,但講廢話,避重就輕;今天,狼來了的故事,每天在警謊記者會上演,警方高層為了護短,又或不敢得罪前線,又或恐怕承認錯誤令獨立調查的呼聲更響亮,於是左閃右避,狡言詭辯;縱使濫權枉法明目張膽,警察自己未查證,都會說警暴性侵無發生,暴行於影片清晰可見卻視若無睹,這些警謊,很多染紅傳媒都會照單全收,不再追問,成為每天的新聞。

大眾還要警惕那位警察發言人,官仔骨骨,貌似權威,高層精心挑選了一位TVB前記者擔當重任;加上制服誘惑,好像很有公信力,也是每個人要小心的圈套。

***   ***   ***

相關文章: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