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December 24, 2019

自以為公關天才



無數次,看見蒙面武裝分子,地鐵站內站崗,甚至連喬裝探員也蒙面;明明事態平靜,也凶悍地推撞途人阻擋記者拍攝,聲稱自己是警察卻不拿出證明,一副爛仔格,令人無名火起。

蒙什麼面?做什麼見不得光?或明知自己隨時失控會做不能見光的事?你說怕起底,警察光明磊落忠誠勇毅,怕什麼起底?退一萬步,為何制服加上行動呼號也扭扭擰擰?說穿了,目的只為卸責,讓警察在香港街頭橫行無忌。

警謊天天的說辭,多月來逐步演化,講歪理神態自若,正面去睇,曱甴係咪好有生命力呢」,「雙方都互不讓路引起碰撞,講聲唔該借歪,就可以解決。自以為關公天才,花言巧語,說話很smart,皮肉下含笑,語調得意洋洋,自詡三兩警句化解危機;騙得了自己騙得了警粉,騙不了全世界,更日復一日惹怒市民,示範警隊的傲慢專橫、諉過於人。

面對警暴指控,警隊高層最近有三套說辭,常常聽到。

「不能單憑一個鏡頭判斷」
眾多警暴指控,畫面證據確鑿,警謊及保安局愛說「不能單憑一個鏡頭」下結論,「要看前文後理」云云。判斷對錯,當然要知悉前因後果,要知道context,從來如是,但正如街邊糞渠一聞已知其臭,有些警暴,一個鏡頭十秒八秒,不管前因,無論如何不應發生,不容抵賴。

例如:示威者已被制服,警察遠遠奔走過去一腳踩頸,又或十個防暴警圍毆狂踢一個攤上地上全無反抗的人,這叫專業?如何勇毅?開電單車撞人、開槍射頭射眼射記者,胡椒噴霧亂射途人,是什麼人群控制策略?向人群直射催淚彈已違反寫在彈殼上的指引,警察識唔識字?這些都不是個別例子,已是蒙面武裝分子的日常,單憑一個鏡頭已知對錯。朱經緯五年前棍打途人,也是「單憑一個鏡頭判斷」罪成坐監;按此標準,警隊起碼幾百人倉底見。

「比黑社會更卑劣」
警謊又愛用「比黑社會更卑劣」來形容示威者的報復行為,首先,721元朗白衣人襲擊市民,警察不作為,詐作看不見,警察電光火石間走佬避禍,然後與施襲者搭膊頭稱兄道弟,稱看不見任何攻擊性武器,是誰「比黑社會更卑劣」?是誰令市民不信任警察而一步一步支持反抗報復?是誰製造矛盾弄得警察無人街上巡邏罪案增加?

講了無數次,示威者違法要坐監,要付出沉重代價,警察濫暴,至今每一個人都逍遙法外,有槍有彈的執法者不受約束不受制衡,這才叫摧毀法治。政府報復,對付公務員、清算教師,未審先判,極速停職處分;警察犯錯,繼續印印腳收OT錢,雙重標準,路人皆見。

「向暴力說不」
警方又愛轉移視線至示威者暴力升級,這就是看「前文後理」的時刻。抗爭激進化,有一個過程;和平遊行你不理會,獨立調查你不做,文明投票民意響亮你不聽,然後就渲染示威者暴力,警察搜獲疑似槍械如獲至寶上演大龍鳳,政府廣告天天「向暴力說不」企圖洗腦,卻從來不去檢視自身正是暴力的根源:議會暴力、制度暴力、DQ暴力、警察暴力、法律利器、清算手段,全方位襲擊各階層市民,請向暴力說不。

最近路透社一篇長篇報道,綜觀香港反抗的源頭,禍起一連串錯誤計算,當中引述了一位被訪者叫湯家驊,他說非常震驚原來這麼多香港人對一國兩制感到不舒泰 (not really feel at all comfortable),又問,香港人對北京如此缺乏信心,甚至憎恨,可以如何應對。

香港的悲劇正在於,太多俯伏在權力前的傀儡,活在泡沫的假象中,遠離民心,把一切制度荒謬的憤怨推給敢於發聲的市民。半年來,他們只懂得「自覺維護中央權威」,而警隊就是中央權威手臂的延伸,故此警察要呵護,要崇敬,違法警不能法辦,更不能責備,更要傾特區之財力、慷納稅人之慨,給蒙面武裝分子奉上金錢與裝備。半年來,傲慢的權貴缺乏管治正當性,只能倚仗槍炮警察,露出暗黑真面目,回到槍桿子出政權的老路。

***   ***   ***

相關文章:

1 comment:

  1. 如果真係互不讓路引起碰撞,咁兩方面都無禮讓,又點能當成市民挑釁警察?警察同樣無停,咁又算唔算挑釁市民?
    咁警察最多只可停低叫市民讓開,又或自己讓開,邊有權用盾牌推開市民?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