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November 15, 2019

22歲‧頭七



(原刊於明報專欄《2047夜》)

二十二歲的你,聽說生於一九九七。

還記得,回歸那天,傳媒追訪七月一日出生的寶寶,把他們形容為香港新人類,將會有一個不一樣的人生。

「九七BB」是被時代選中的孩子,特區政府搞公關宣傳時,喜歡找九七BB來當樣板,象徵特區一天一天長大,來一個孩子的笑臉,就是明天會更好。還記得,電視台記者們曾構思大計,不如我們找幾十位九七BB,每年跟進訪問直到天荒地老,拍攝一輯史詩式紀錄片,從九七BB的成長,看香港的命運?

如果當年大計成事,有人跟進拍攝一個典型22歲香港少年的生命,大概就是:六歲時,幼稚園畢業禮因為沙士取消了;小學畢業時,豬流感停課;初中時,聽說了反國教運動;中學畢業一年,遇上雨傘運動罷課;大學畢業剛告別校園,六月就是林鄭修例掀起的滔天巨浪,一直延續,有些人讀的大學,畢業禮也取消。

九七BB的明天是什麼模樣?

律師要習慣法律是武器,終審釋法庭在北京;記者在槍林彈雨密集訓練,成為貨真價實的戰地記者;社工有新崗位,在城市戰場的陣地,守護只有十二歲的孩子;醫生要學習在地下醫療室救治不能送往醫院的傷者;初創企業家響應號召北望神州時,小心過關被扣查遭算帳。

收成期一族們,甚至說過要放棄這代人,你們曾經呼喊過明天會更好,如今內心有沒有一絲虧欠?

22歲的周梓樂同學,請安息。漫長的路,我們每一代人,都會勇敢面對。


1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