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August 19, 2019

她的眼淚



說一個小故事,我的一位好朋友(不是我)的遭遇。

這位朋友是公司的部門主管,有天,她約了一個前線示威者吃飯,女孩欣然答應,但女孩一早聲明:你唔好請我食飯。

我的朋友很頭痛,到哪處吃飯?她認真思量,想帶女孩吃好一點,但不能去太貴地方,因為不想太著迹,也怕到時搶不到埋單,若女孩堅持付錢,豈非害她破財?

最後,去了一間小店,食物算不錯。結帳時,朋友說我來付錢,女孩當然不肯。這時,朋友擺出老細款:我同小朋友食飯,都係我畀錢的,不會要小朋友畀錢!

其實,只係二百蚊。

朋友拿錢結帳,轉過頭來,女孩已在哭,不是哽咽,眼已紅,眼淚在流。

女孩哭着說,不想別人請食飯,因為不想被藍絲話佢呃飲呃食。

我這位朋友,都算閱人無數,這場運動,接觸過一些年輕人,想幫他們,但他們不願意接受別人金錢幫助,就算吃一餐飯也覺得愧疚。

朋友說,他們都是善良的孩子,被迫得要日日跑出來抗爭,他們有時候或許衝動,但我們年輕時,誰沒有衝動過,誰沒有犯過錯。

我輩中人,快將老去,甜酸苦辣嘗過,若然明天未死,都已經大半世,前路大定,就算未來要關進集中營,也剩不了多少年;我們,習慣了啞忍、看慣了荒謬、自命睇得通透,凡事靜觀,相信世界不易改變,裝作泰山崩於前而色不變,然後稱這些作智慧。更有一眾上了岸,坐享收成期,錢已賺夠,人亦快死的老香港,為何會以為往日成功的一套仍然適用?為何不設身處地想一想,年輕人才二十出頭,眼前尚有遙遠的一生,他們看不到彼岸,眼前的大江大海風高浪急,權貴中人,為何不去理解他們的期盼、他們的徬徨?

人有高矮肥瘦,一百個人,有一百種聲音、一百種個性。一場動輒二百萬人參與的運動,有人激動,有人犯錯,為何權貴喉舌就要聚焦於此,無視香港人的堅持與韌力?

示威者與警察衝突,為何可以即時定性,拉人落案告暴動,四十八小時內完成?黑社會地鐵站內瘋狂打人,證據確鑿,為何至今無人落案被追究?為何對弱者如此苛刻,對權貴與黑社會如此寬容?為何蟻民站起來,你們口誅筆伐開槍打頭;為何警察濫暴警黑勾結,你們千般掩飾視若無睹?

我想起了那女孩的眼淚。

聽說,現代新人類,人人長命百二歲。女孩盼望未來,她眼前有一百年,漫漫長路,他們不想落入無間地獄,他們希望活得有尊嚴,活得,像一個人。

僅此而已。

***   ***   ***

相關文章:

1 comment:

  1. 大夫行傳和 區家麟之《她的眼淚》

    我輩青年,快將死去,未嘗甜酸苦辣,
    若然明天一死,都已經一整世,
    前路未定,就算未來要關進集中營,也不知坐多少年;
    我們,不習慣啞忍、看不慣荒謬、自命睇不通透,
    凡事抗爭,相信世界不難改變,
    冒著泰山崩於前而色不變,然後稱這些作無懼。
    更有六人登彼岸,我輩坐享其成,

    錢已花光,人地亦快謝的香港,
    為何老前輩往日成功的一套仍然適用 !?
    為何不設身處地想一想,老前輩才六十出頭,眼前尚有未完的半生,
    老前輩看到此岸,眼前的香港遊行風平浪靜,
    拾荒老人,為何不被理解我輩的期盼、為你輩徬徨 !?

    人有黃絲藍絲,一百個人,只有兩種聲音、有兩種個性。
    一場只有一種個性人參與的運動,無人激動,無人犯錯,
    為何建制喉舌就要聚焦於此,漠視年青人的真誠與勇氣 !?

    臥底者與警察衝突,為何不可即時定性,

    放人不落案控告,兩個月未完成!?
    白衣地鐵無差別打人,證據確鑿,為何只少數人擔保待追究 !?
    為何對良民如此苛刻,對權貴與黑社會如此寬容!?
    為何青年站起來,警察口誅筆伐開槍打頭;
    為何警察喬裝勾結警黑濫暴,文官千般掩飾視若無睹 !?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