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uly 30, 2019

人性

[有線新聞撮圖,不知名網民製圖]

讀二戰歷史,你看到其中一個主軸,乃倖存者與史家不斷反思,為何納粹德國可以興起,為何無人能夠阻止納粹暴行;他們詰問人性,反思歷史,答案有很多,其中德國牧師尼莫拉的懺悔大家耳熟能詳:

「起初,納粹抓共產黨人,我沉默,因為我不是共產黨人。然後他們抓工會成員,我沉默,因為我不是工會成員。然後他們抓猶太人,我沉默,因為我不是猶太人。最後他們來抓我,已經沒有人站出來為我說話。」

在奧地利的 Mauthausen 納粹集中營,則流傳另一個較少聽聞的小故事。這個集中營建於一個礦場附近,囚犯都是納粹德國看不順眼、認為「無用」的人,如吉卜賽人、同性戀者、異見分子、後來送來更多知識分子、藝術家、猶太人等。他們送到集中營等死前,被安排去採礦、生產軍需品,納粹搾盡他們最後一分體力,為戰爭服務。

這個集中營罕見在非常接近民居,不遠處的山丘,有一條小村落。到集中營參觀,聽到這個故事:

村子裏住了一位女士,就住在圖片中的黃色小屋中,她每天看着囚犯受苦,實在不能忍受下去,寫信給集中營的納粹頭目,內容大約如下:我每天看到集中營內的囚犯做苦工,扛石頭上百多級階梯,非常辛苦,他們很瘦弱,看來食物又不夠,實在太殘忍……

重點是最後一句。這位女士說:「請把集中營搬走,遠離我視線,好讓我看不到。」


***       ***       ***

相關文章: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