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uly 23, 2019

香港與孟加拉、黎巴嫩及伊朗的距離

[立場新聞圖片]

這陣子,我待在遙遠地方,有機會向來自美國、英國、墨西哥、黎巴嫩、阿根庭、肯雅、印度、伊朗的過百學者與學生,談香港現況。

香港終於有今日。

這個國際交流場合,有一位來自孟加拉的異見分子演講嘉賓,他談孟加拉的社會運動、談警察暴行。他說,如果孟加拉的運動如香港一樣,有兩百萬人上街,政府早已倒台。我和他交流孟加拉與香港的警察心態與動員經驗,在旁一位美國學者搭嗲:嘩,我覺得孟加拉同香港好相似,你們要多多交流!

嗯,香港已經與孟加拉齊名。

專題講座,談完香港,一眾外國勢力國際友人看過了示威片、警察暴力片、白衣人屍殺列車片,一位同學舉手,她來自黎巴嫩,她說:我想鼓勵香港人,不要放棄,事情總會好起來的,我們的國家,內戰了十多年,最後都捱過了……

說着說着,她想哭,我也想哭。黎巴嫩,是黎巴嫩……

黎巴嫩,首都貝魯特曾經有「中東小巴黎」美譽,1975年陷入長達15年的內戰,其後一直動蕩不安,近十年才稍為安定。

嗯,黎巴嫩人來安慰我們了。

散場時,另一位學生上前,她含着淚說:「多謝你的演講,我想起我的家鄉……」一大滴淚水已掉下。

「你家鄉在哪裡?」

「伊朗。但我家在美國,我父母流亡美國。」

「我不久前去過伊朗。」她睜大眼看着我,淚水繼續滾動,她說:「我從來沒有回過去……」我說,旅途中感受到伊朗人好客友善,波斯文化豐富典雅……只是一切被神權政府的暴行掩蓋了,全世界都誤解了伊朗人。

憂傷的眼神,盡在不言中,我們擁抱道別,我心裏想:伊朗,是伊朗。

伊朗什麼事?半世紀前,曾經是中東的富裕國家,開放、西化、人民教育程度高。四十年前一場革命,推翻了腐敗的巴列維王朝,卻換來更兇殘專制的神權政治。

黎巴嫩、伊朗,都是典型故事,告訴世人,變幻原是永,繁華夢可以一朝散,美好旅程隨時告終。

然後,一位美國學者走過來,他曾經做過記者,駐香港多年;他說話時,總是低着頭,微笑着好像很懷緬從前在香港的日子。

他說:「香港是一個很神奇的地方,很多不安與災劫都一一捱過,安然無恙,香港人總有辦法解決,我很放心。」

*

我終於有今日。

是年六月,躁動的街頭上碰到你、你、你,有人本來在加拿大探親,有人在倫敦留學,有人在日本旅行,但個個心不在焉,人在外地,心繫香港街頭,無時無刻上臉書睇直播,最後按捺不住,提早結束行程回港,就是要與自己的家園同呼吸共患難。

七月,輪到我滯留外地,承諾了要參加的國際學術活動不能逃之夭夭,天各一方,怎麼辦?

既然一直想念香港,就向全世界學者及學員講述香港的事吧,學術角度其實很豐富,因為反送中運動的網絡動員方式,號召力強、創造力大爆發、更有意想不到持久力,豐富了社會運動及網絡傳播的理論;怎料我還未提出,主辦單位已要求我談此話題,謂很多學者極有興趣了解香港的最新狀態。

反送中運動教懂我們,只要有心,人在任何地方、任何處境,都可以貢獻一分。演講完畢,學者上前道賀,謂長了見識;我人品差,又有職業病,不輕信,通常認為動聽的讚譽只是學術研討會場合的標準客套說話,怎料主辦方謂意猶未盡,要擇日再談,搞下半場,繼續研討……

我介紹了網絡動員的創意爆發力、分眾遊行、分區遊行、無領袖無大台、兄弟爬山、眾籌賣廣告、以中學為單位聯署、連儂牆遍地開花,也談過情緒動員的可能失控網絡動員的潛在弊端。然後,墨西哥的同學、肯雅的同學都說,要好好認識香港的運動,香港做的事,我們國家的抗爭從未出現過;一位我在博士論文與課堂中引述了無數次的傳播社會學者走過來跟我說:香港的社會運動案例很有意思……

「外國勢力」中的一般學員,他們本來認識香港甚淺,關心香港,看來是因為人群畫面震撼人心,警察暴力亦與香港形象不匹配。外國友人留意香港問題,對上一次是幾時?大概是回歸前後的日子了。那時候,人人關心香港交給共產政權後發生什麼事,結果沒什麼戲劇性事情發生。

我們終於來到這一天,二十二年前外國傳媒雲集香港,他們想像會出現的場面,就在今天。

才不夠兩個月前,和一位在外國媒體工作的香港人記者聊天,他有點抱怨公司雖然總部設在香港,但管理層不重視香港本地新聞,亦不理解香港自由法治受侵蝕其實是世界各國將會同樣面對的問題;怎料不久後反送中運動爆發,蝴蝶效應,星火燎原,香港成為外媒焦點,這位記者朋友得償所願,不過  no news is good news,受外媒垂青的新聞通常的不是好事,例如黎巴嫩與伊朗,他們把目光聚焦香港,乃因為誰都嗅到,這是關乎生死存亡的危機關口。

這裏的外國學者與學員最常見的問題:「事件如何解決?」

我的答案:沒有人知道,人民怒火不會息,政府坐擁權力而不作為,中聯辦吹大雞放狗,放出一群暴徒,上演屍殺列車。

又看見一眾官員,叠馬一字排開見記者,面對問題,一個個無力招架,臉如死灰,如化石僵屍,潰不成軍;只著緊一個徽號被塗污,卻無視警黑合作的崩壞。這幫傀儡已把香港推到懸崖邊緣,已經完全失去管治意志,無章法無眼界更無所為,卻窩到一個地步,連自責辭職也不敢,誓要同香港攬炒。

我們與孟加拉、黎巴嫩、伊朗的距離有多遠?看見這幫衣冠楚楚的廢柴,恐怕你以為那麼遠,其實已經這麼近。
[立場新聞圖片]
***   ***   ***

相關文章: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