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une 3, 2019

我是記者,最少我們不會忘記



 三十年了,六十位香港記者,又一本六四見證者的合著。

「我是記者」這個書名,令我回想起曾經有一個時代,當記者對人說「我是記者」時,人們不管你是什麼報社電台,都會禮讓三分;在憤怒的人群中,當你趕著送片送稿,人們知道你是記者,會自自然然讓出一條大道……

事隔三十年,再談六四,還有什麼新意?還有什麼可以講?《我是記者 六四印記》的執行總編輯張結鳯問。

三十年的距離,讓我們看更能看清事實、沉澱記憶、填補空白;三十年的時間,也讓我們能觀察詭譎人心,看歷史如何被遺忘以至改頭換面。

要新意嗎?書中有一張相片,似乎從來沒有見過,那是六月四日凌晨,解放軍清場時向人民英雄紀念碑開槍,子彈擊在石碑上併發的火光。清場時,記者蔡淑芳就在天安門廣場中央,解放軍開進,她以為自己會死,寫下了遺書。蔡淑芳說,那點火光,成為她一生不能磨滅的光。因為親眼目睹,終身不能放下。

要重溫屠城的殘酷嗎?梁慧珉的眼睛就是證明,由復興門到天安門,她聽到槍聲連夜不絕,子彈在身旁擦過,身邊距離只有一米的人,身上開了一個大洞。文末擲筆,她慨嘆:「仍然有人即使曾經醒過,到現在又再次選擇裝睡!」

要有宏大歷史分析?程翔的文章,談同樣的1989年,東歐共產集團倒下與北京民運的關係。程翔回望數十年,中國有一件事情始終沒有變:體制內沒有任何機制能糾正領導人的錯誤決策。

要讀內心掙扎?記者張寶玲早已離開傳媒行業,三十年後,首次提筆再憶六四,寫到一半,覺得自己轉彎抹角、吞吞吐吐,反覆想到六四文章要發表,一路擔心會否影響家人?會否得罪人?她坦率地詰問自己:當天的豪情是否已經變質…

是的,這時代,做很多事情,我們都小心翼翼,怕這樣怕那樣,怕無處不在的強權,怕寫錯一兩句話方丈很小器。當我們這樣想,當天開坦克屠殺平民的劊子手會開懷大笑。

新書內六十個記者,都具名寫文,書中只有兩人用筆名,一位是陶傑,一位叫尊子。編輯張結鳯說,有少數當年記者,因為工作關係有顧慮,希望用筆名署名寫作,但眾編輯最後決定,全部人用真名,講真事,既為自己的文字負責,也為自己當年的經歷負責,無所掩飾,亦無所懼。

發布會上,陳潤芝說:六四是現在進行式,各種監控、滅聲、審查,從未停止過。楊健興說:可以講的時候不講,將來不能講的時候我們會後悔。

這群記者,大部分是走在最前綫的見證者;當人民已經忘記,最少我們不會忘記。不只是第三十年,往後第三十一年、三十二年、三十三年……直至燭光在廣場亮起,直至歷史不會重覆。

***   ***   ***

由於眾所周知的原因,《我是記者 六四印記》不容易在大書店買到,六月四日維園燭光晚會銅鑼灣方向入口,香港記者協會將設專櫃賣書。

相關文章:
《我是記者 六四印記》中,我的不滅印記:那天,我只是一個實習小記者













5 comments:

  1. 請問還有甚麼地方可以買到此書?🙏

    ReplyDelete
  2. 你有沒有報導學生跟政府兩次對話,分別在14/5,18/5。兩次對話學生也是沒有理由的退出。對話是學生絕食要求的。為什麼這樣。他們到底为甚麼。柴玲在28/5說要等待流血。是柴玲迫政府使用武力。做反者死了兩百人,政府解放軍死了三百人,這是屠殺嗎?你好好的看柴玲與金培力的錄像和封從德的天安門之爭。

    ReplyDelete
  3. 看看這錄像

    這是你們沒有知道的六四真相

    https://youtu.be/KjYaXsxqD3Q
    https://youtu.be/qxOkqXUrRHY
    https://youtu.be/uqnlSu8duY4

    ReplyDelete
  4. 這裏有所有六四資料

    正能量
    http://leefaied.mysinablog.com/

    這是你們沒有知道的六四真相

    https://youtu.be/KjYaXsxqD3Q 
    https://youtu.be/qxOkqXUrRHY 
    https://youtu.be/uqnlSu8duY4


    我在瀏覽 [香港電台網站 : 第三台|Backchat]。你也來看看!
    http://www.rthk.hk/radio/radio3/programme/backchat/episode/434172

    我和蔡耀昌的“马后炮”论坛談六四
    我估计会在第二节

    ReplyDelete
  5. 六四感言(2)
    又是六四。每到這一天,我也有一些感概,今年是六四事件三十年。當想到89年五月二十八日,也就是六四的前一星期。柴玲説:“如果是這個沒有人性的政府不推翻的話,中國人民永遠不會有希望,整個民族也不會有希望”。現在六四過了三十年了。由89年到今天,中國的GDP的增長是全世界沒有一個國家能攀比,也沒有任何一個時代有這樣的成就。89年六四後,西方國家都説中國很快就會倒臺,完蛋。他們一直在講,講了三十年。現在請他們睜開雙眼看看,今天的中國,是不是沒有希望。再過十年全世界都認為中國會是全世界最大的經濟體,這是他們對中國的期望。你們是不是又在説中國沒有自由。想一想每年有一億多人,自由出國,又回去,如果沒自由,經過三十年,十三億人應該走光。我看最沒有自由的就是你們這一幫六四賣國賊,因為你們就是唯一的一幫人,不能回到全世界最偉大的國家(中國)。柴玲,你有沒有想過如果當天你們真的成功推翻中國,今天的中國會是怎樣?會不會像中國的今天。

    另外一個感概,是劉曉波在六四時,他曾經說過:“希望中國由西方殖民三百年”。看看今天的西方,比當年的西方已差了很多。如果中國被西方殖民,今天的中國會怎樣。估計可能比89年的中國更差。像廣東人說“衰過做女個陣時”。劉曉波你是希望中國回復八國聯軍入侵的時候,由外國人在中國各地設立殖民地及“華人與狗不能進入”地區的年代。真的沒想到,你是這麼渴望做外國人的狗。

    如果中國當年被這一幫所謂“為民主,為自由”的人士成功賣國,我祇能為中國悲哀。今天,你們認為是否還是需要唱衰中國,跟中國唱反調,做外國的打手。如果這樣,你們的前途會是怎樣?現在全世界也沒有人認為中國是沒自由,沒民主。這衹是各國的制度不一樣而爾。如果你們不改變你們對中國的看法,這會使你們更迷茫,不要再盲目的相信西方的謊言,他們的謊言是用來迷惑那些無知的人。過了這麼多年,你們還看不出來,還是不希望夢醒,面對事實。
    “人可以一時被迷惑,但不應該一輩子被迷惑”。醒醒吧。

    我為中華人民共和國驕傲,更為身為中華民族而自豪。感謝國家和同胞所付出的努力。


    李暉     2019年5月17日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