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June 29, 2019

有一個反送中全民共識,也許可歸功香港記者

[圖片:民間人權陣線]
苦等四年,李文足與丈夫王全璋終於能在監獄會面,過程令人心酸,強國盛世的人間悲劇。

維權人士被抓,律師全線陷獄,家人不得相見,法庭秘密審訊,西環法律精英們裝作看不見,盛讚內地司法進步,誓要與其接軌。

香港的反送中風暴,民間怒吼大爆發,很多人或許會感到全屬意料之外,紛紛探究因由。最近同一位律師談到這問題,反送中風暴的直接導火線有很多,但歸根究柢,政治立場處於不同光譜的香港人,有一個很重要的全民共識:對中國司法體系完全不信任。

這位律師朋友認為,平民百姓不會很了解中國司法,他們的認識來自香港傳媒,來自香港記者們長年以來鍥而不捨地報道中國司法的黑暗。

本人出身記者,不敢大吹大擂香港傳媒有多重要,但平心而論,這位律師的說法有其道理。香港大部分傳媒,二十多年來均不畏打壓,追訪日新月異的司法不公,內地司法系統各種知法犯法的行徑,沒有法律就創造法律,違法幽禁,強逼電視認罪,只需鋪陳事實,任何人都會深深明白其荒謬。

回看幾代香港記者的努力,從毒奶粉案、疫苗事件、劉曉波劉霞案、艾未未案、譚作人案、黑監獄案、宗教壓逼、弱勢上訪者有冤無路訴、勇士律師以雞蛋撼高牆;慢慢地,律師被抓、報道律師被抓的內地記者也被抓,遊走被逼害人士身邊繼續採訪的,只剩下香港記者,和少數外國記者的身影。

監察政府,是記者天職。既然內地同業已遭滅聲,剩下香港孤軍,香港記者不做,誰做?

[李文足探監後受訪,只見香港傳媒的咪牌。有線新聞撮圖。]
同理,香港警察612以不成比例的武力追擊示威者,警察開槍射頭,亂放催淚彈,示威者倒地不反抗仍然繼續打,都在記者鏡頭下一一呈現。如果警隊光明磊落,為何害怕獨立調查?

強權把「尊嚴」的假面具當作惡行的遮醜布,他們最害怕真相,痛恨敢於說真話的人。

基本法委員會委員陳弘毅早前發表長文研判事件,形容政府自製完美風暴,管治危機出現的背景,乃因為香港是一個「半民主」的「軟威權」制度,但同時擁有公民自由與民間社會蓬勃發展。

陳弘毅沒有分析如何解開這死結。對專制政權而言,給你全面民主等如被奪權,絕不會放手;政權認受性問題解決不了,唯一解決問題的方法,就是解決公民自由與民間社會。

G20 峰會將過,再加七一過後,強權將會把遮醜布除下,大報復又來。除了「暴徒」大搜捕,首當其衝要加緊操控的,必然有各大小傳媒的一份。

火熱的香港六月過去,寒冬不會遠,示威在大街,抗命在日常;命運戰車剛開動,請繼續為你所欣賞的傳媒添柴添火,讓記者們發光發熱。自由的微光,每個人都請珍惜;真相,就是平民百姓保護自己的利器。

***   ***   ***

相關文章: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