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une 16, 2019

一人之力,暴露特區管治道德基礎崩壞

[立場新聞製圖]

林鄭近日處理危機的表現,暴露了特區政府管治道德基礎之結構性崩壞:

一,沒有民意授權的政府卻選擇與民為敵。

**103萬人不理酷暑、汗流浹背遊行,在一個正常的民主社會,政府不可能當耳邊風,最少立即撤回、閣員辭職。記者會中,林鄭表明暫緩修例是因為想社會回復平靜,不想再見到有警察或市民受傷。言下之意,即是和平集會不能動你分毫,她自命老母,卻不顧子女安危,非得流血才會讓步,這就是林鄭傳遞的信息。下次如何,是否不見棺材不流眼淚?

**林鄭當103萬人遊行冇到,繼而引發激烈衝突,被逼跪低,記者會上依然態度囂張,令人深深慶幸當天的假普選政改被泛民議員否決,否則林鄭若在假普選中得到百多萬票上台,777豈非振振有詞,為所欲為,仲得了?

**林鄭在記者會中,三番四次迴避是否到深圳見過韓正,這種密室操作的中共潛規則,正是香港人所擔心;若然商討光明正大,有什麼事不可對人言?市民擔心的,正是這種不可告人的暗黑政治,相信特首能「把關」拒抗中央要人的聖旨,亦屬虛妄。

**林鄭政府究竟對誰負責?決定暫緩後,她第一時約見建制派議員,她關心的是保皇黨議員的感受。多月來各種反對聲音、聯署,遊行,103萬人汗水與呼喊,年輕人面對催淚彈與橡膠彈的驚惶,一切由她無風起浪,林鄭沒有半絲歉意。

以上一切,四面楚歌仍然只肯暫緩而不肯撤回,只會由一個全無認受性,敢於視民意為垃圾的政府,才可能做得出。

二,滿城盡是擦鞋仔,卻斗膽肆意談公義

**鄭記者會再次用台灣謀殺案嫌疑犯作開場白,三番四次說「初心」,解釋暫緩是因為台灣拒絕要人,修例不逼切。有線記者問:其實台灣一早已講憂慮,不合作,修例初心註定徒勞,為何現在才讓步?林鄭發老脾,又說「要有一個過程」。醉翁之意,路人皆見;林鄭算得太盡,亦算得太蠢,香港人最憎人講大話。

**好了,為要堅持講「初心」,講「公義」,殺人案嫌疑犯怎麼辦?一聲暫緩,卻不考慮後著,卻沒有想過以日落條款、港人港審等替代方案,喊了幾個月的「公義」,竟然一下子煙銷雲散。現在,最大單一直接得益者叫陳同佳。

**然後,一眾愛國賊仍繼續出來講公義,六四鎮壓坦克殺人,不聞保皇黨講公義;內地司法暗黑倒退,不聞保皇黨關心祖國。保皇黨講公義,鴕鳥會爬樹。虛偽至此,一一畫在臉上。

三,高官權貴奉迎者生存,劣幣驅逐良幣

豬隊友當道,亦突顯特區權貴的本質。眾多西環精英,一眾不知憑什麼晉升高位的高官,反映政治權力的結構性腐敗,用人唯親、逢迎者生存,令管治質素從體制中開始腐化。且讓大家重溫一下權貴的荒唐言論,為內地千瘡百孔的司法系統「反宣傳」,抗爭的種子,由他們深耕。

**內地司法系統大躍進?
內地司法難道沒有進步?(梁愛詩,2019)。法院大樓冠冕堂皇,法官大人衣冠楚楚,他們認為叫進步;以前無法無天,現在依法治人,更是進步;要槍炮有槍炮,要法律有法律,立即變出法律又得,釋法變成新法又得。

**秘密審訊叫「陽光」?
內地有「陽光司法」(譚惠珠,2019)。開庭不通知家屬,只能由官方委派律師,記者不得旁聽,長時間扣留疑犯、定罪後不得探監,這些叫陽光。未定罪就電視錄影被認罪,片段公開播放,這叫效率,有透明度。

**內地司法獨立排名高? (李家超,2019)
中國究竟有沒有司法獨立?只需問問習近平:決不走司法獨立的路 (習近平,2019);還要「牢牢堅持黨對法院工作的領導」、「充分發揮司法職能,服務黨和國家工作大局」(最高人民法院黨組書記兼院長周強,2017)。皇帝不急太監急,主子還不好意思說的東西,他夠膽說。

**信任一個前科纍纍的慣犯
若移交後,內地違反協議怎麼辦?「一個政府承諾一件事,我們相信它會落實」(鄭若驊,2019)。即是,得個信字。由一個鄭若驊做律政司司長,不徵詢獨立法律意見就放生梁振英,身為工程師說不知道自己家有僭建,不是能力有問題就是品格誠信有問題,仍然可以擔任律政司高位,市民不信任、無信心,鄙視你,天經地義。

**相信內地傳媒可以監察法院
「我留意到內地經常有新聞發布會。」(李家超,2019) 這一句是李家超被質疑內地傳媒都是黨媒,如何保障被移交港人時的回答。這位保安司司長回答時,眼神閃縮,他知道自己在迴避問題,也知道所有人都看穿他在迴避問題,卻誓要送人到專制而無人能夠監督的司法體系。為了單一案件的所謂公義,製造天文數字的不義。

簡單一句,這幫人能夠成為特區權貴,足見特區人才選擇的結構性腐朽,回歸以來,逢迎者生存的特區森林規律,惡果一次過爆發。

四:傀儡政府,卻妄想有能力把關

特區政府明知無人信任內地司法,只好強調有特首和法院來「把關」。弄得一個大頭佛,林鄭最後關頭做什麼?去見韓正請示接旨 (星島報導),充分展視了中央政府與特區的主僕關係,鮮活地說明了,逃犯條例所謂特首「把關」之說,虛晃一招:

**叫特首把佢老闆的關?
基本法48(8)條:行政長官職權……執行中央人民政府就本法規定的有關事務發出的指令;基本法43條:行政長官……對中央人民政府及香港特別行政區負責;「一國是兩制的前提」(中聯辦主任王志民,2018)。中央要人,林鄭就要向上級負責;林鄭說,條文要求特首也向香港特別行政區負責,暗示她可以拒絕中央要求。林鄭請留意,無論你如何詮釋以上條文,都是中央詮釋最正確。完。

**中央與特區從來不是對等
近日,林鄭與某些「法律專家」苦心陳述,謂香港有國際責任引渡逃犯,又說很多國家都與中國有引渡協議,卻略去不談香港不是獨立國家,中央政府與特區政府不是對等關係;引渡後,特區政府無從監察,保障人權的行政聲明無從落實,違反協議亦無從追究;就算說台灣與大陸有逃犯協議,都是「己方人民不遣返」。與外國的引渡協議相提並論,是牽強比附,根本不能比較。特區政府說有仔細程序有保障,從往日的釋法、DQ、控告異議者可見,程序是用來玩弄的,法律是任由詮釋的,法律是作為武器來用的。

政治問題,結果卻要找警察開槍解決。早上扮慈母受訪,下午縱容猛獸出動;自己製造的問題自己不去解決,勞師動眾,烽煙四起,警察覺得冤屈,熱情的年輕人無理被標籤為暴徒。小事化大,直至自毀長城。

此時此刻,就是推搪責任時,西環精英不知如何向老細交代,萬能   key「外國勢力」又抬出來。

特區政府慣性視小民如螻蟻,今次肯讓步,其實正是因為外國勢力的結果。林鄭月娥以一人之力示範「一國兩制」之結構性錯亂,為民進黨蔡英文連任助選打了強心針,搗毀中央長年統戰成功在望的果實;堅持多月不讓,終於引起外國傳媒嚴重關切,於中美貿易戰期間,為外國添子彈,為中央添煩添亂;G20 峰會即將舉行,若亂局持續,習近平在全世界首領當前,顏臉何存?令主子尷尬,罪該萬死。

整個莽撞的修法過程,向香港人充分展示特區管治結構性地缺乏道德基礎:一,無民意授權,卻敢於驕縱傲慢;二,官場生態劣勝優汰,卻勇於撼頭埋牆;三,內地司法暗黑,謊言卻說得理直氣壯;四,體制上的傀儡,卻以為可以把老闆的關。

結構性腐化,本來不應是林鄭的責任,但她過份自信,不識謙卑,取悅老細,不知進退,結果闖下大禍。若有人疑惑,為何政府讓步後,仍然黑衣滿街,再創紀錄?因為香港人的眼睛,一直很雪亮;大家認清了,特區管治的道德基礎,已經完全崩潰。
[連儂牆上一標語]

***   ***   ***

相關文章: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