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May 4, 2019

以刑罰渴望愛



(本文原刊於明報專欄《2047夜》,此乃合併版)

「國歌法」,很多國家地區都有,香港的國歌法奇特之處,在刑罰奇高,侮辱國歌最高可判監三年,幾乎冠絕全球。

其他國家立法,也想增進人民的認同感,但刑罰輕,甚至無罰則,當然有理由;因為有正常智慧的人都會明白,有些事逼不來,嚴刑竣法無說服力,不會令人更相信,更有反效果。

曾上過一位社會心理學家的課,談說服人的技巧,他問:「這世上,你最信任的人是誰?」不用細想,即答。

相信父母?相信情人?相信老師?相信國家?

有病時我們相信醫生,祈福時有人相信車公,但我們往往沒在意,歸根究柢,無論你在什麼情境下最信任誰,你都是相信自己的判斷,去決定誰最值得相信。

最信任的人,是自己。

搞清楚這一點有很大啟發。做傳播、教育、心理輔導的專家早意識到,人是反叛的動物,自己發掘出來的東西才最美妙。要人相信某些事,「灌輸」效用弱,傳播者提供一個環境、一些資訊,讓人自己達到結論,才最有信服力。

例如做傳播工作,凡事說八分,剩下的最後幾十米路可以留白,讓讀者觀眾自己感受,自己得出結論,由自己說服自己。

社工導人向善亦如是,例如輔導青少年,甚少教訓人要如何如何做,反而說說其他人的故事,不停問問題,循循善誘,讓他們自己構想前路,條路自己揀,決心自己定,更能扛起責任、持久實行。

教育亦同理,老師不須把結論鑿在額頭上,會透過討論、交流、實踐、解難,讓學生自行探索,自己找出答案,更入腦。「懲罰」或會令人順從,但心有不甘,口裏附和,卻內心鄙視,沒多少教育作用。

立國歌法,你想人愛你,渴望忠誠;不過,你害怕對方不愛你,怎會用恐嚇懲罰的方式渴望愛?除非你的戀人是被虐狂。

這個求愛之國,人民祭出「六四」二字,少許異見,就會被指控顛覆國家政權;網上幾句不中聽的話,就封網炸號;教授在課堂裏批評政府,則被勒令停學。國歌背後的黨,嚴密監控人民,鼓勵學生告密。大國崛起,卻有嚴重的不安全感;昇平世代,卻鼓動民族主義情緒,足見自我形象低落,無法用道德力量感染人,只好出動戰狼。愛國主義是無賴的最後避難所,全中。

真正的尊重,你不能下旨討索,求愛者,只能知行合一,令人心悅誠服,方得真愛。當然,如果你要的只是虛情假意,以口交心即可,即另作別論。

一個真正偉大的國家,不用誇耀自己,不須乞求尊重,不須如一個五歲孩童,時刻炫燿,惟恐別人不留意自己的存在,惟恐自己的形象被貶損,惟恐不受到旁人的稱頌。

國歌法以重刑求尊重,乃適得其反、自我推翻的弱智行為。

***       ***       ***

相關文章: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