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April 26, 2019

灰色恐怖

[立場新聞製圖]

(本文內容原刊於明報專欄《2047夜》,此乃加長合併版)

談到《逃犯條例》修訂,大家不能忘記「公安屈記者藏毒」事件。

多年前,香港一間電視台到四川採訪譚作人案審訊,記者及攝影師大清早準備出門採訪時,公安查房,謂懷疑有人藏毒,擾攘幾小時,就是為了阻止記者採訪敏感審訊。最近另一宗記者被指藏毒事件,再看看那些長年遊走內地法律灰色地帶的商界人士,也憂心忡忡,就明白內地無法無天,這是常識。

再講譚作人案,他在汶川地震後調查學校豆腐渣工程,追蹤真正死亡人數,成為政府眼中釘;關心大地震災情何罪之有,結果政府要翻舊帳,指他的六四文章煽動顛覆國家政權。

特區政府狡辯說,政治犯不可以引渡,但內地擅長羅織罪名,甚至屈人藏毒;由公安、檢察、法院、到傳媒,都是一丘之貉。意味着,一旦有冤情,政府無人可以監管,你亦無處申訴,特區高官愛莫能助,何況他們不愛你。

政府又狡辯說,內地最高層級部門才可提出引渡,暗示中央政府比起地方政府更守規矩,其實天下人都知,都是同一體制,由上而下,有時扮扮白臉,喊喊陽光司法,又有人扮天真叫人信。

政府繼續謂有香港法庭把關,又請看看回歸以來多次釋法,法院全面跪低,黨國名號之下,誰敢大聲呼號?

又看看「不誠實取用電腦」這條罪,多年來經律政檢控部門的扭曲,變成萬能Key,立法原意在文件上寫得清楚,乃為了打擊入侵他人電腦而設,多年來檢控部門錯用濫用,一直引起非議,卻剛剛才由終審法院撥亂反正,雖說尚幸香港司法還未令,但正義往往遲來。政府財源無限,用市民的錢告告告,小市民煩擾經年,沒有多少人有財力時間同政府鬥法,有天公義彰顯,已是多年後的事。

「不誠實取用電腦」一事提醒大家,官員「不誠實使用大腦」之慣性。DQ一役,把議員宣誓變作思想審查;多次釋法,把修改法律包裝成解釋法律;到《逃犯條例》,誓神劈願修例初衷是為了引渡殺人嫌疑犯到台灣,現在台灣都擔心了,政府高官詐聽不見繼續堅持;刪除九宗罪乃承認商界對內地法制之擔心,又口口聲聲叫市民不要擔心。

不要怪香港人不信你,一個僭建的律政司司長,她說的話如何能相信;法律上有權用盡,過咗海就係神仙,事例罄竹難書。法律就是專政的武器,你不給這些西環法律精英與傀儡政府多一款武器。事情就是如此簡單。

最近碰到一位內地學者,談到內地大學鼓勵學生揭發老師不當言論,敢言知識分子隨時被封網炸號滅聲。他形容,共產黨學精了,現在不搞白色恐怖,因為怕反彈太大難以收拾,現在的叫「灰色恐怖」,大意就是羅網遍布,殺雞儆猴,令人自我克制。

《逃犯條例》亦作如是觀,失去保障後,人人自危,自然貼貼伏伏。

不誠實使用大腦,乃特區高官的入職要求,請繼續裝儍扮懵,以司馬昭之心扮心急扮有同理心,撐起一台好戲,臨時演員都係演員。

*

相關文章: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