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April 5, 2019

西環法律精英的進步觀

[立場新聞製圖]

前律政司司長、全國人大常委兼現任律政司司長婚人梁愛詩談引渡條例,謂大陸二十年來經過五個司法改革,問「是否要說一點進步都沒有?」又形容香港人不放心,乃很可笑,很無稽。

這些西環法律精英的進步觀大概如此。

現在的法院大樓冠冕堂皇,法官們衣冠楚楚,這叫進步。

以前,毛澤東一句話就是法律,現在法律條文可以裝滿一個圖書館,行政法規、司法解釋、管理規定,要條文有條文,要法律有法律,進步。

以前整人無法無天,現在整人有法可依,大進步。

請人上電視認罪,懂得利用「科技」增加整人效率,超英超美,大大進步。

「銘記八酒六四」案,賣一瓶酒,有「六四」二字,就控告你「煽動顛覆國家政權」,忽然又改告「尋釁滋事」,羅織罪名選擇多元化,不會莫須有,總給你一個理由,進步。

不順從的律師,法院隨時可以解聘,然後安插一個聽命的給你,這是進步。

仍然是「銘記八酒六四」案,拘捕四個人,家屬一直不得探望,扣押近三年才審,他們沒有死在獄中,家屬應該叩頭拜謝隆恩,飛躍進步。

廣電局中宣部網信辦等道德警察,閉門造車,失驚無神限古令限韓令限娘令封殺這個封殺那個,全部有法可依,又是進步。

有權的人說是進步,就是進步。黨的絕對領導,就是絕對的進步。

內地「陽光司法」的口號出來了,就是陽光的證明。主子說要有光,這些西環法律精英就說有了光。

而我們,目睹以上種種,麻木無感,稀鬆平常,心如止水,阿彌陀佛,又何只一點進步。

***

相關文章: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