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November 12, 2018

大館的隱喻





「大館」是什麼?它是殖民地年代初期建成的警察總部,它是留存至今香港最大歷史建築群。

「大館」是什麼?它不只是警察總部,還有域多利監獄,還有當年的中央裁判處。簡單以言,就是大館宣傳品與展覽品反覆傳頌無數次的「特色」:大館是集警署、法庭、監獄於一身的「一站式」權力機構,由拘捕、審判到監禁,「一站式」服務,集中一地,建築物之間有秘道,一切圍牆內解決,方便、快捷、有效率。仿若偉大祖國公檢法系統集大權於一身,閂門打仔又一切依法,有異曲同工之妙,殖民管治,在歷史長河中遙遙呼應。

我參觀過大館,兩次。兩次都是因為帶外國朋友遊覽,兩次都有一種莫名的詭異感覺。

「大館」是什麼?它是香港最新打卡點,它是一個博物館,它是一個展品仍然停滯於以展版、仿製品與模型等中古時代手法去表達歷史的所謂活化古迹,更確切一點說法應該是,它是以活化古迹為包裝的一個高檔食肆酒吧混合體。

「大館」也是最新文化蒲點,它有一個現代美術館,館內最吸引人瘋狂留影的,不是任何展品,而是一條聽說「好靚呀好特別呀」的螺旋樓梯地標,我靜待人群中的一條空隙,探頭靜觀三秒,它就是一條樓梯。

「大館」是什麼?昇平粉飾下,它是文化監獄、思想囚籠、自由枷鎖。

作家馬建一本諷刺小說《中國夢》,足以惹得大館主事人,以「不願大館成為任何人促進其政治利益的平台」為由,企圖踢走一早安排好的文學節講座;最後雖然急急轉軚,但仍然堅持其所謂不能促進任何人「政治利益」的說辭。

倒想問問,若有一天,貨真價實的習近平來大館講「中國夢」,主事者會否以「不願大館成為任何人促進其政治利益的平台」,拒絕他的活動?會否要求習近平表明他談中國夢不涉「政治利益」?特區政府一眾政治任命的官員,去大館剪綵發表談話,拉了關係,得了曝光平台,當然也屬「政治利益」一部分,是否全數禁絕?

論自我審查,論主事人在權力當前跪低的奇技,大館總監這位簡寧天也許是洋人,可能學藝未精;要坐穩這位置,請仿效一眾特區政府官員對付外國記者協會副主席馬凱的造詣,盡用權力,不解釋理由,然後說我有權,我依法,不影響自由。這時代,緊跟權力的奴才,要讀懂主子的拈花微笑,要深刻領略紅線的動態,要把自我審查靈活運用把一切危險撲滅於萌芽階段,紙包不住火時則要堅定不移政治過硬死不認錯,就能胡混過關,更上層樓。

我想起了大館詭異感覺的來由。

權力高牆交錯之間,配置奢華餐廳,豐衣足食的囚牢中,燈影燦爛;舊日域多利監獄牢房展館,訪客們身處囚籠,茫然無感,笑騎騎快樂自拍。

大館是什麼?它就是香港的時代精神。
 
大館裡的監獄展館

 (本文原刊於明報專欄《2047夜》,此為加長版)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