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une 14, 2018

美妙的黨國資本主義

[立場新聞製圖]

中聯辦擁有三中商書店,立法會議員范國威提出質詢,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聶德權的答話,可圈可點;只要多想一步,自然更深刻明白問題所在:

聶德權答謂:「中聯辦在香港進行符合他們運作及宗旨的工作,只要是依法,我們都不會干預。」

問題正正是,中聯辦經營書店,如何「符合」他們的「運作及宗旨」,「宗旨」是什麼?根據中聯辦網頁的「職能」,最接近「經營書店」一項,就只是「聯繫並協助內地有關部門管理在香港的中資機構」。職能亦只屬聯繫及協助管理,不是直接管理,更不是幾近全資擁有做老闆。一個聯絡機構大做生意,並且直接操控佔香港七至八成生意的連鎖書店出版社,所為何事?

政府的答覆亦云:「各書店的上架或下架書目的機制,完全是各書店根據商業考慮的自主行為,政府不會亦不能參與,否則便構成干預,這也是《基本法》第二十七條所保障的出版自由的應有之義。」

說到了問題癥結,「政府不會亦不能參與,否則便構成干預」,絕對同意;現在擺在眼前的問題正是,不是說特區政府參與賣書,而是中央政府屬下的中聯辦直接參與書市,直接做老闆賣書,中聯辦是中央政府一部分,套用同一邏輯,這就是政府參與,直接構成干預,影響《基本法》第二十七條保障的出版自由。

還有一句,聶德權談到:「商業運作就是商業運作」,中聯辦書局佔據龐大書籍市場是「自由市場的結果」。

現在詭異的地方正是,特區政府因為「自由市場」、「商業運作」不會干預;但轉個身,卻見中央政府以「老闆」的身分,「明正言順」直接參與、直接干預。

這就是國家資本主義的美妙。

在香港這個全地球最崇尚自由市場的經濟體系中,很多人相信,市場規律大晒、賺錢大晒、老闆係投資者,更加大晒,而無視這個所謂自由市場,是否有公平競爭、有沒有壟斷迹象、市場是否受國家操控;多少政治審查與政治宣傳,就是以「在商言商」的名義進行。

就以中聯辦書店為例,背後有國家龐大資本維繫運作及建立有效益的規模,淘汰對手。平常時候,「商業運作就是商業運作」,三中商於習近平上場前,運作與選書相對正常,文化出版界沒有太多的質疑聲音。然而,這些國家資本主義下的輿論陣地棋子,到有需要的時候可以立刻變臉,聽黨指揮(就如佔領運動以後的一系列打壓),被質疑時,則以「商業運作」與「自主」掩飾背後的國家行為,而由於國家由一黨獨斷,正確而言,那甚至不是國家行為,而屬一黨專政,以自由市場商業自主為名,專政專到能操控你在大書店看到什麼書。

在內地,傳媒姓黨、書店姓黨;今年三月的《深化黨和國家機構管理方案》下,新聞與出版直接納入中宣部管理,中宣部即是中共中央宣傳部,屬黨的重要單位,主管意識形態宣傳、監管輿情輿論;在香港,當中聯辦直接做三中商老闆,書店也姓黨,黨國資本主義下之業務,從來就不是純然的「商業運作」。同樣是中聯辦做大老闆的《文滙報》與《大公報》,近年這兩份甚少人讀的黨的喉舌,不惜工本免費派報到你府上屋苑大堂,難道你又相信這是商業運作?

特區官員答話要扮天真,我見猶憐;我們平凡百姓,要認清時勢,做一個聰明的讀者,做一個不被愚弄的人。

***   ***   ***

至於仍有不少人樂此不疲舉例謂三中商無政治審查,好些民主派的書都有賣等等講法,舊文已反駁,此處不贅,請參閱: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