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anuary 2, 2018

民粹與林鄭的「精英心態論」

[立場新聞製圖]
剛從捷克回來,就從捷克政治談起。右翼抬頭,奇怪,也不奇怪。

世人熟悉的劇作家總統哈維爾,大愛左膠傳奇已逝;今天捷克政壇,總統總理皆右傾,新當選總理是一位億萬富豪大商家,反難民、反穆斯林、不服從歐盟規定的難民接收配額。

歐洲小國捷克,人口一千萬;中東難民潮,有多少人已落戶捷克?答案是十二人。捷克的猶太人在二戰基本上被納粹德國清除,戰後本來居於捷克的三百萬德國人則被逼離境。捷克種族單一,沒有多少穆斯林;捷克語在歐洲亦不通用,沒多少人想來定居,捷克人怕什麼呢?

在捷克遊學,與當地人交流分享。有朋友說,當年布拉格之春後,共產黨鐵腕統治,很多捷克人流亡海外,也是多得別國接濟,厄困中續命,今天倒過來卻關上大門,不義之至。

國族主義伴隨而來的右傾、排外、民粹與煽動性的宣傳手法,不只出現在歐洲的捷克,也見於波蘭、匈牙利、奧地利,右翼政黨紛紛上場。在俄羅斯,普京是「新沙皇」,特朗普要make America great again,習近平抬出民族復興中國夢,可以橫行。

在捷克,遇上來自不同媒體的朋友皆異口同聲,指向類同觀察:政棍要得到選票,只要宣揚恐懼、提供簡單易明的口號,再配合龐大宣傳攻勢,善用社交媒體煽動情緒,發放半真半假的訊息,分化群眾,就無往而不利。

回到香港,林鄭月娥回應一地兩檢安排無法理依據,謂法律界人士「一貫精英心態」。身為行政長官,不講理據、不談法律、不解釋為何今天的我打倒昨天的我,卻轉移作人身攻擊,以「精英」為標簽,利用掌權者的宣傳優勢,發動攻擊,分化市民、煽動「反精英」情緒,企圖令群眾站在自己一方,正是玩弄民粹的漂亮攻勢。

新一期《經濟學人》談國族主義再興,談到為何很多弱勢社群、無望向上流的年輕人、或活於困頓的下流中產,皆轉向支持國族主義?無他,每個人都需要自尊,那些缺乏濟助的草根、永遠買不起樓的中產、選票改變不了政棍的失望選民、在全球化洪流中漂泊的每一個人,政治與經濟地位不能給予他們自尊,剩下只能從國族的認同中得到倚仗,找到自豪感,找回一丁點自身的價值。聰明的政棍則大肆開發人性弱點,玩弄民粹,透過製造敵人,例如外國勢力亡我之心不死,或批判反對者「精英心態」,令平凡百姓找到自己的價值與認同感,卻往往忘掉今天他們身處不能自拔的政治與經濟泥沼,正是這群掌權者所締造。

社交媒體的實踐,令操控者更認識人性弱點,大部分人直觀、情緒化、不思考、講道理不容易;把高鐵連繫到國家的威風,以「發展是硬道理」緊扣民族復興與自豪,就可以大開枉法違法的先例,更能順勢製造「精英」敵人。恐懼的威力強大,民粹容易煽動;「民主」之要素,本來假設人們要理性選擇、明辨是非,卻原來很多人懶得選擇,只想聽到確定的口號,只想攬住虛無的自尊、只想鞏固自己的優越感。

哈維爾在他的劇作中說過:民主制度先天不足,因為相信它的人,被制度綑綁雙手;不認真對待民主的人,卻能從制度中找到無限可能,上下其手。

這位大愛左膠,從來無天真過。

《經濟學人》有關國族主義一文,以 Vladimir’s Choice 為題。Vladimir是一位農民。有一天,神降臨了,告訴Vladimir 說:「你可以許一個願,你要什麼東西,我都可以賜給你。」

Vladimir 歡天喜地,正盤算許什麼願,神又說,有一個條件:「無論你要什麼,你的鄰居將會得到雙倍。」

如此條件,你會想得到什麼?

Vladimir 陷入沉思,最後想通了:「神啊,請你挖去我一隻眼。」

沒錯人性有陰暗的一面,但卑鄙的政客卻善於轉移視線,放大人性的陰暗,培養、開發、收割,以為己用。笑騎騎地說「精英論」的權貴,露出了民粹真面目;不僅如此,他們自我閹割了,還密謀慫恿其他人一同自閹。

***   ***   ***

(本文部分段落原刊於明報專欄《2047夜》,此為加長改寫版)

相關文章:
無權者的權力,活不出的真實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