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uly 18, 2017

法律成為冠冕堂皇的管治利器


 宣誓案判決,再DQ四名民選議員,政府以司法手段改寫選舉結果,最突出的荒謬處,乃是你今天的行為,會犯了明天立的法。(見林勉一於判決當日的文章)

議員是在20161012日宣的誓,犯了人大常委在2016117日釋的法。現在玩法是,看清楚你的言談行為,然後找法律專家度身訂造新法例解釋,無視過往立法會可以重新宣誓的慣例。然後又因為這叫「釋法」,不是修法,故有追溯力,而且可追溯至二十年前的回歸日。

「釋法」有「追溯力」,本來是理所當然的,因為基本法1583段的寫法,本來是由終審法院於有需要時,就涉及中央事務或與中央與特區關係,由終審法院提請人大常委解釋,「釋法」是要處理一宗審理中的案件,不單是處理以後的事,故有「追溯力」。

現在,人大常委跳過各種關卡,以釋法之名,實際上修改法例。如果你覺得人大釋法為宣誓加上具體條件不算修改法例,那麼「釋法」推翻過往立法會行事慣例,不尊重立法會主席的裁決,加添不得重新宣誓緊箍咒,涉及新增程序,無中生有,非法僭建,一如2004年政改釋法,由三部曲改成五部曲,若說不是修改法例,乃是自欺欺人。

以釋法之名掩護,實則修改法例,然後享有釋法之「追溯力」,就能以明天的標準,審視你的過去。

法網無邊,可以穿越時間長河,長此下去,「釋法」可以更有創意地靈活運用。今次DQ案,由於涉及司法覆核,而啟動司法覆核的限期為三個月,政府理應難以窮追猛打其他於宣誓後加料的議員,但可以想像一下,有一天,若釋法涉刑事案,又有追溯力,有甚麼後果。

例如,根據內地「法治傳統」,被指「妄議中央」的人,隨時遭「依法」冠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

循此路向,香港基本法23條其實不用立法,香港《刑事罪行條例》早已經有殖民時代遺留下來的「煽動叛亂罪」,即是「頭上早已有把刀」,人大常委隨時發揮一下釋法的創造力量同幻想,解釋或潤飾或添加一下基本法23條或其他涉及國家主權的條文中「煽動」或「妄議中央」的概念,以後法庭判斷甚麼叫煽動顛覆,又有新判準新約束力,而且又有追溯力。結果,每個人一生之中,說過的話寫過的文章,總有幾次可被定義為「妄議中央」,全部都被今天的法律視作「煽動顛覆」,十惡不赦。

你可能認為,如此「釋法」,明顯違反法律常理,扭曲文句慣常意思,難以自圓其說,是天方夜譚。但現在的偉大祖國,小熊維尼也在微博被禁,一個死人的骨灰也怕得要死,沒有甚麼是不可能,也沒甚麼常理可言。釋法大門已開,往後一切不可思議的解釋,都只是程度問題。

濫權者口中的「法治」,就只是「依法」治國,法由我訂,就叫有法可依,法由我詮譯,然後叫你「依法」;司法不獨立,過程不透明,權力無制衡。而香港的法院,已建立了一個承認人大釋法兼照單全收的做法;無視往日立法會慣例,亦無視釋法權力無限大、過程封閉,違反法治精神的權力操作,亦不理會現時實質上修改法律卻以釋法之名享有追溯力的荒唐現象。終審法院能否頂得住龐大壓力,似乎不可能有很大信心。

法律成為冠冕堂皇的統治利器,美妙。

***   ***   ***

(本文部分文字刊於明報〈2047夜〉,此為修改加長版)


2 comments:

  1. Praying for supernatural provision of financial support for those DQ-ed legislators.

    ReplyDelete
  2. https://www.facebook.com/JusticeDefenceFund/?hc_ref=ARQC2vVny3lo1XiBaf4i4l5tOZkR4d3bp6bHy1lbkxqXW46AZYUZurVZDvtkRC7VSso&fref=nf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