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July 30, 2016

一塌糊塗反港獨

確認書事件,政府自製危機,自綁炸彈,埋下司法覆核、五區都有選舉呈請的地雷,兼為港獨派宣傳、塑造烈士。

有一小節,似乎較少人提及,其實選管會早已說明過,甚麼叫「抵觸基本法第一條」,白紙黑字寫得清清楚楚。

二月新界東補選,有一個候選人叫梁天琦,選舉事務處拒絕為他投遞免費郵件。事後選管會的(31),有解釋原因,就是因為單張裏有些字眼,如「自治」、「自決前途」、「自主」、「勇武抗爭」、「以武犯禁」、「異於中國的歷史」等;選管會謂根據前文後理及注釋,判斷與基本法第一條「香港特別行政區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不可分離的部分」有根本性抵觸。

問題就來了,第一,若同樣一個候選人,不足半年前提出這些主張,當時政府發現了「問題」,卻只是不為你免費寄單張,但容許你繼續參選,為何短短五個月,政策改變?

口講港獨,既然乃大是大非,為何政府當時不發功,取消梁天琦參選資格?根據42B(4),選管會就算確認了候選人資格,選舉前若有新資料,是可以改變主意,判斷參選人不獲有效資格。

若然今次有人以相似綱領,卻被拒參選,雙重標準搬龍門,大概只有兩個原因︰一,上次梁天琦參加的是補選,只有一人能當選,梁天琦與公民黨楊岳橋搶票,對建制派而言,樂見鎅票,兩人在論壇上互相指罵,自己漁人得利,若然取消梁的資格,民建聯百分百輸硬,醒目擦鞋仔當然按兵不動;但今次是比例代表制,港獨派拿一成選票已幾乎篤定當選,當然要發功阻止。二,港獨不港獨,也非甚麼大是大非,一切跟阿爺心情與戰略而變,甚麼法律,都只是工具。

如果真的有人被拒絕參選,政府亦面對兩難局面︰如何為「港獨」劃界?分離主義有不同程度,「港獨」有深有淺,策略有虛有實,綱領有直線有曲線,時間表有現在進行式有2047後,文宣有食了藥的和未食藥的,政府如何判斷,如何自圓其說?

政府的舉動,自陷泥沼,無事生事。無簽確認書的泛民參選人,很多都已經被通知成為合資格候選人,反而有些簽了確認書,被認為是港獨派人士,政府還是猶豫未決;確認了確認書真的無法律効力,更屬無關痛癢,純粹以行政手段,虛晃一招,叫人政治表態。

有權位者恐怕港獨派利用選舉宣傳平台,宣揚港獨思想,也是多餘;每個選區名單眾多,法例規定選舉論壇要「同等時間」,眾聲喧嘩,互相指罵,從不見得是宣揚甚麼理念的好時機。立法會大魚缸,多一個少一個港獨派,有甚麼好怕?

啟動政治審查,以確認書試探,恐嚇以「虛假聲明」言論入罪,反而把輿論焦點集中於港獨派,助長氣勢,培育烈士。有權位者行錯棋,自找麻煩,問題才剛剛開始。

***   ***   ***


相關文章︰
帝國崩潰前

Wednesday, July 27, 2016

動物農莊新篇

網上圖片
網上讀到這故事,抄錄改寫如下。

阿爺問孫子:「如果我把農莊交給你管理,但是豬抱怨吃得不好,狗埋怨待遇太差,驢又不滿工時太長,你會怎麼辦?」

孫子想了想說:「我會給豬吃好一點,給狗加薪,和驢搞個諮詢會,商討標準工時吧。」

阿爺連連歎氣︰「你道行未夠,你應該告訴他們狼要來了!」

孫子不明白︰「但農莊附近沒有狼。」

阿爺搖着頭︰「孩子你太天真,當然沒有狼。」

***   ***   ***

故事二,狗狗圍圈在吹水。他們發現,北方農場裏的狗,最近全遭閹割,而且失去自由;狗狗甲還發現,農場主人最近磨刀霍霍,農莊中,越來越多禁區,還有些同伴神秘消失。

狗狗甲擔心︰「處境危險,自由危在旦夕啊。」

怎料狗狗乙大發脾氣︰「你們身在福中不知福,我們現在是最自由的時代,你們剛剛說話不是很自由嗎?誰在阻攔你?那些禁區,那些利刀,都是用來防範狼,保護大家的!」

狗狗丙則擔憂︰「以往升職有準則,現在是騎騎笑舔鞋底,萬分馴服的狗,就能雞犬升天,以後我們的工作完全受操控啊。」

狗狗乙怒不可遏︰「你們甚麼都陰謀論,一定要升你職嗎?人事任免,難道主人沒有權力決定嗎?」


說罷,憤怒的狗狗乙揮一揮衣袖,闊步轉身就離開,不帶走一點雲彩,卻露出了褲襠,眾狗狗才恍然大悟︰原來狗狗乙欲練神功,早已引刀成一快。

***    ***   ***

(本文原刊於明報專欄《2047夜》)

相關動物農莊故事︰



Friday, July 22, 2016

色達‧自古以來


旅行多了,見識自以為闊了,有一個很討厭的毛病—無論看到甚麼,都覺得無甚驚喜,不值得雀躍;美景都見過,日光之下無新事。

近年遊歷,真正震撼心靈,念念不忘的景緻,在四川色達。


多年前的事了,四驅車疾走川北荒原,翻越無人山巔,穿過最美麗最溫柔的草原,高原陽光與雲霞掩照,見盡綠的層次。以為是無人之境,車子拐彎,是另一世界;小平房密密麻麻排滿山谷,綠的草丘,紅的平房,炊煙裊裊,呢喃誦經聲響遍。明媚山谷,秃鷲漫天飛舞,你可以走到天葬場,距離屍首半米處,凝望軀體的歸宿。



這裡叫色達五明佛學院,號稱「藏人的清華與北大」,藏族的最高學府、文化承傳的堡壘。當年,二萬僧侶聚居,除了學佛,也學習天文、曆法、藏醫。還記得夕陽溫煦,空谷寂靜。山丘高處,一位喇嘛與我同坐了好一會,言語不通,只能交換微笑。


真正的西藏,所餘無幾,川藏交界的偏遠山區,是真正自古以來較少受干擾的藏文化的腹地。藏族知識分子,聚在深山一角,自然是敏感地帶。


近日有關色達的傳聞不絕,謂當局限制僧侶學生人數,僧人被迫遷離,部分僧舍已被拆卸。出入色達,只有一條蜿蜒山路,後來聽說,山路長年封閉,禁外人進入,我們能竄進去,是機緣巧合。佛學院情況如何,訊息隔絕、消息封鎖,據說路已封,外人遊人不能進入。

封山封村,正是強權慣伎;做的事若能見光,又怎會處處防備外界注視。

沒有太多遙遠角落,我渴望重遊舊地,甚至小住一回。與色達一面之緣,有天再遇,可能已是另一個世界。


***   ***   ***


(本文原刊於晴報專欄《風起幡動》,此為加長圖片版)

相關文章︰

Thursday, July 21, 2016

擇優而噬

權力曼妙,人們不惜一切,拼了老命也要戀棧權位,自有因由。

在上位者,掌握人事任免大權,老闆要升你職、貶你職,指你工作表現不似預期,不讓你更上層樓,往往隨心所欲,理由莫須有,準則隨時變。

部門主管,操控資源分配,可以陰乾你,忙死你,消耗你體力,磨滅你意志,縱使水浸金庫,永遠緊縮開支。

老細緊抓指揮權柄,操弄調配工作大權,可以勞役你,可以把你投閑置散;可以培訓你,可以冷落你;發配你去邊疆,調你通宵工作,下屬難以反抗。

在上位者,深明龍門飄移技法,工作準則我來訂,專業操守我詮釋,雙重標準,龍門任意搬。

你不高興嗎,老闆還有最後一招,告訴你︰不喜歡的話,你可以不做。其他人看不過眼,主動辭職嗎?很好,有正義感的人毫不例外都是老闆的眼中釘,正中下懷。

如此管理文化,豈非時光倒流一百年?豈不犧牲人才,打擊士氣,窒礙創新?如何能進步?

不要扮天真,看看我們的香港,各種組織架構,就是不介意犧牲人才,他們不想見到認真的人,最怕你有原則有堅持,最歡迎你甘願當組織機器裏的螺絲釘;好些主管,就是不想見到有士氣的團隊,你最好一盤散沙,方便逐個擊破;口說鼓勵創新,卻更重視政治正確,所謂創新,是請你乖乖因循,在零風險下創新。

物競天擇,適者生存,survival of the fittest,所謂「適」,不代表「優」;這個森林,擇優而噬,滅絕志士;最後能適應的,往往不是人才,是庸才。

***   ***   ***

(本文原刊於明報專欄《2047夜》)

相關文章:

Tuesday, July 19, 2016

《寒戰2》,非一般的爛

網上圖片
如果要把《寒戰2》劇情犯駁之處一一列出,恐怕可以連寫七天,騙盡稿費。

有人謂,「聽古不要駁古」,否則世上無戲可拍。那麼,就不談枝節,只談貫徹兩集的主線。

故事中,一個暗黑陰謀集團,擄劫警車、綁架警員、殺警、製造贖金煙幕、操控通訊系統、綁架一哥老婆、地鐵引爆炸彈、啟動權力及特權法調查、劫犯、槍戰、脅持人質……

勞師動眾,製造懸疑,爆發城市戰爭,所為何事?(以下有一點劇透,但無所謂了,反正入場觀影,得悉故事情節,也毫無感覺。)

原來,是一幫勢力,為了逼警隊一哥落台,好讓自己的派系能掌控權位。這幫人,背後還有大佬,正準備接任特首,連管治班子人選也擬訂好……

吓,唔係啩?也許《寒戰2》上畫時機不佳,觀今天香港,要換人整人,何須如此大費周章?當暗黑集團奪得特首高位,大權在握,局長主席任你訂,到時安插部署也不遲。

在上位者,只須一聲「不符合整體要求」、「表現不達標」,就可無視過往表現,隨時取消署任,不升你職,找自己人騎在你頭上,請你自行了斷。外界問解釋,一聲「私隱」加「保密」,自能推搪過去。有權位者,可以委任這誰那誰,掌控人事任免令箭,一切在西裝骨骨的拈花微笑間,何用出生入死槍林彈雨。

《寒戰2》,大犯駁位貫穿全局,小犯駁位準時每兩分鐘一次;情節牽強,三大最佳男主角,演得辛苦。對白想微言大義,卻力有不逮,給你金像獎影帝都是徒勞;隨口幾句「核心價值」,都是沒有靈魂的抽水對白,由演員至觀眾如我,難以投入。

然後,還有第二種攞命,亦貫穿兩集。

小時候愛看偵探推理小說,Agatha Christie的作品幾乎全讀完,也留意到一些當年作家公認之偵探小說「戒條」。

有些情節,寫偵探小說時不應出現,其一,就是警察或偵探查案時,幕後主腦或兇手,不能是偵探本身或其同僚。

原因很簡單,作者一路鋪陳情節,製造懸疑,引導讀者百思不得其解之際,最後揭盅,原來一切就是警察搞鬼,讀者不會讚賞創作人故弄玄虛,而是覺得「作者玩我」,一定噓聲四起。

看《寒戰》與續篇,一直覺得很不爽,部分原因,就是這個布局。

是的,《寒戰》不是偵探推理片,那些「戒條」也可能過時了,況且「無間道」劇情已成港產片基因,警察是賊,全世界都是臥底,已成為常態。但我認為,這項原則仍有參考價值。

《寒戰》上下集之開局,同樣堆砌懸疑,似是埋下伏線,描述匪徒神通廣大,引導觀眾,以為布局精巧;怎料中段「收線」,原來警隊處處是「鬼」,一切無可能發生的情節,就好像完全解得通了,這樣的布局,不叫巧妙,叫懶惰。我等入場觀眾,生活淡淡似是湖水,全因為這劇情掀起漣漪,滿懷希望引頸以待,卻被編劇一巴打臉,難怪妖妖有聲。

《寒戰》另一敗筆,乃試圖加插宏大敍事,滲入政治元素,暗示幕後龐大惡勢力。種種「政治隱喻」,只是刻意堆砌的想像空間,劇情毫無推進。

說故事的人,有一大忌︰若故事本身不精采,就不要虛張聲勢,暗示好戲在後頭;把觀眾期望抬得太高,自然高處墜下。

電影最後兩幕,飾演警隊一哥的郭富城,塵埃落定後,又開記者會(郭富城講英文,懶嚴肅中給你笑位,這是甚麼結局),又係chok住講核心價值。

鏡頭一轉,一哥召集人馬,到機場貴賓室找準備着草的幕後主腦,原來給他特赦,叫他以後不要回來。為了給第三集伏線,堅持犯駁到底,真的不得了。

戲院散場燈亮,聽到苦笑幾聲,帶走一場空;影院冷氣強勁,真的很寒。

問自己,明知如此為何入場?只想看看,香港電影的大卡士大製作,今天是甚麼模樣而已。

***    ***   ***

(本文文字,原刊於晴報專欄《風起幡動》及明報專欄《2047夜》,此為合併加長版)

絕對相關文章︰





Sunday, July 17, 2016

有個地方叫東吉嶼

流浪羊
踏足東吉嶼,完全是因為有位台灣達人帶路兼推介。

澎湖列島是台灣的外島,小小的東吉嶼,在澎湖列島最外圍。平常人,地圖上也難找,遑論要登島一遊。

遊人止步,乃因風高浪急,從澎湖坐快艇也需兩小時。孤懸台灣海峽的東吉嶼,百年前,曾是交通與軍事要塞,位處海中心,成為來往大陸與台灣船隻的跳板與補給地;日治時期,是日軍海防的咽喉;國共對峙時期,也是國民黨守衛前哨陣地。到今天,當一個飛彈已能橫跨台灣海峽,先進的漁船也不需太多避風港時,沒落了的孤島,自有一番景緻。




山崖頂的大草原,曾是村落的田園,人去地荒,數十年光景,這裏一年三季刮大風,灌木也長不出,仍是連綿的翠綠青草;寂寞的燈塔,等待不再來的船艦;草原上,可能有全世界最快樂的羊群,農民離去,讓牠們流浪山頭,天高海闊,羊愛擠在小丘上眺望風景,享受着天掉下來的自由快活。

走得累了,草原邊,竟有遊客中心。職員見到我們,趕忙開空調、邀請我們觀看影片介紹,他說︰「你們是數天以來的第一批客人,前幾天大風大雨,這裏沒一隻船靠岸!」

寄居在蝸牛殼中的陸蟹

海星的一種


東吉嶼附近海域,珊瑚覆蓋率九成,浮潛落水,觸手可及,大海茫茫,沒有其他遊人。

澎湖列島歸來,還惦記着海角孤島東吉嶼,就發生一宗匪夷所思的意外,台灣的軍艦準備演習時,誤射導彈,擊中一漁船,船長死亡。

茫茫大海,導彈成功找到目標,穿過漁船,地點就在東吉嶼對出幾浬的海面上。

那方深藍色的大海,載浮載沉一整天,與大浪玩遊戲,也算親切的朋友了。台灣海峽,雖然名為「海峽」,實際上是看不見盡頭、風高浪急的大海。東吉嶼海域,遠離主要航道,沒多少船隻;海面上的船,如一葉孤舟,被一顆導彈鎖上,飛來橫禍,隨時有。

澎湖在哪裡?強颱風尼伯特風眼之中,就是澎湖。
東吉嶼附近島嶼,有很多巨型的海蝕平台,形成平靜的潮池,光滑如境,想像夕陽西下時,有如玻利維亞天空之鏡。

旅程總如是,當你發現隱世秘境,船就要回航,無緣細味,只好說聲︰next time


***   ***   ***

(本文原刊於晴報專欄《風起幡動》,此為加長圖片版)

相關文章︰


Thursday, July 14, 2016

幻想紀實小小說:港獨參選記

(網上圖片)
夜深,廣播道口,黑暗中,從天而降一高人,告訴我一個香港故事。回家後,我趕忙記下。

20167月,特區政府宣布,立法會參選人要填表聲明,擁護基本法,日後若鼓吹及推動港獨,可能不符合參選資格,並可被視為虛假陳述,犯下刑事罪行。

同月,一眾刁民,興奮莫名,躍躍欲試。

7月下旬,刁民出動,於各區報名參選。

有人報名參選,但不肯簽名擁抱基本法。

其他人簽了字,擁抱基本法,但在論壇中慷慨激昂,大聲疾呼,鼓吹港獨。

有人不談港獨,但宣揚前途自決。

有人不談港獨,但宣揚全民公投決定前途,公投選項包括港獨。

有人宣揚城邦論,有人宣揚革新論。

有人在宣傳單張中,主張香港島獨立,有人主張西貢獨立,有人主張新疆(New Territories)獨立。

20168月,選舉管理委員會指以上所有人因虛假陳述,全部被剝奪參選資格;在駐港強力部門指示下,部分人遭落案起訴,涉嫌干犯《刑事罪行條例》第36條,明知而故意在非經宣誓的情況下,作出虛假陳述。

20169月,一眾刁民申請司法覆核,指選管會阻止香港人參選立法會,無法理基礎,並違反《基本法》第26條,香港永久居民擁有被選舉權;及第27條,香港人享有言論自由等條文。

201610月,新一屆立法會宣誓就任,有當選議員拒絕宣誓效忠基本法,並集體於會議廳內四處奔走打怪獸。

201712月,法院裁定政府勝訴,一眾刁民輾轉上訴至終審法院。

20192月,終審法院裁定政府終極敗訴,選管會要求參選人簽署聲明並無法律依據。終審法院指,由於政府行政失當,部分人被剝奪參選資格,2016年立法會選舉結果無效,終審法院頒令40席須重選。兩年多來立法會通過的法律及撥款,合法性成疑問,衍生另外數千宗法律爭議,史稱「振英之亂」。

同月,有市民在金紫荊廣場放置一個「除褲放屁」巨型雕塑,紀念特區政府無事生事,多此一舉,釀成大錯。

20193月,全國人大常委果斷宣布終極釋法,推翻終審法院裁決,釋法內容只有四字︰「黨即是法」。

同月,連任近兩年的特首梁振英突然辭職,表示由於連串家庭突發事件,要花更多時間陪伴家人,他表示,在任年期比董建華與曾蔭權更短,他感到非常遺憾。

20194月,廉政公署落案起訴梁振英,指他在UGL事件中,沒有申報收款五千萬,被控「公職人員行為失當」。

20197月,董建華以82歲高齡,宣誓就任新一任行政長官,董建華表示,「中國好,香港好;香港好,中國好;好好好,大家好」,有香港市民表示,世間始終你好。

20205月,曾蔭權與梁振英於赤柱監獄放風時相遇,暢談舊事,世紀握手。

(完)

***   ***   ***
背景資料︰立場新聞︰政府警告倡港獨影響參選資格

劣勝優敗‧盡情破壞

廉署風暴,繼續發酵,周年晚宴因員工集體缺席,宣告延期,既然面左左,無謂歌舞昇平強顏歡笑。事件令廉署聲譽受損,員工士氣低落,又一個流血不止的傷口。

李寶蘭在廉署三十多年經驗,表現卓越,不是其他人信口胡說,而是有往績可尋,她曾獲廉政公署卓越獎章,「表揚其出色領導才能及卓越表現」,現時突然謂「表現未達要求」,那麼,是人改變了,還是標準改變了?還是主子的心改變了?

鐵的衙門,流水的官,白韞六之前的公職生涯,全在入境處;在廉政公署,白韞六只是過客,李寶蘭雖云署任第二把交椅她才是紅褲仔出身,廉署的中流砥柱。《廉政公署條例》第6條,行政長官可按其認為適當的條款及條件委任副廉政專員如此重要人物不能坐正,白韞六說是他個人的判斷與決定,如此說法,不盡不實,這個人,誠信有問題。

這位過客,有豐富管理經驗,應有足夠的智慧,預計到內部反彈將會極大,會影響士氣,有連鎖反應,有何巨大逼切,不惜一意孤行?甚至基本程序都無做?

廉署中人就指,白韞六無根據內部指引,當覺得員工表現不達標,要同下屬面談,講清楚工作表現的問題,給予機會改善;白韞六據報承認無做過。一個在官場打滾一生的大官,為何會忽略此步驟,按常理推斷,很簡單,因為理由說不出口。

有很多事情不能討論,在上位者迴避討論,因為自知理虧,因為無辦法解釋,因為一切所謂理由皆站不住腳。

廉署內部,有人質疑,同調查梁振英UGL收款五千萬事件的過程有關。

空穴來風,可回看一點最基本的事實。前特首曾蔭權被控「公職人員行為失當」罪,其中一項控罪,指他建議授勳名單時,無披露其中一人為他做室內設計;立法會議員梁國雄,也被指無披露或申報,透過中間人收取黎智英25萬,亦被控「公職人員行為失當」。

這兩宗案件,與梁振英收取UGL五千萬,有類同之處。一,都是在任期間收錢;二,亦同樣無申報或披露,最少梁振英從無否認他無申報;三,所謂「公職人員行為失當」罪,不需要證明你貪污受賄,或收了錢後提供利益或不作為,按曾蔭權與梁國雄案件的檢控標準,無申報或披露而又無合理辯解,已經可以落案(所以,縱使梁振英說,那筆錢是「離職協議」的酬金,其實無關宏旨,說自己「無做過嘢」、「無利益衝突」,也不是梁振英自己能判斷,可以留番上庭至講。)調查與落案檢控準則,最少要用同一把尺,不能雙重標準,不能搬龍門;故此,廉署秉公辦理,要求特首辦或行政會議提供資料,很合情理。

事件發酵至今天,白韞六要負很大責任,他作為廉政專員,如果決定受上級壓力,他抵不住壓力,固然難辭其咎;如果真的竟然是自己的決定,白韞六作為部門首長,拆彈技術不佳,整個過程思慮部署不周,解釋不清楚,不單止引發廉署內部不滿,打擊士氣,令外界懷疑廉署的公信力,亦是難辭其咎。

香港的核心價值,所餘無幾,除了自由、公平,就是廉潔。廉署本身,是廉潔的象徵,也是僅餘的香港金漆招牌之一。這年代的悲劇,正是我們目睹香港的光環,一點一點剝落,一個一個消逝,就毀於這幫抓權者之手。

優敗劣勝,雞犬升天,又豈只在廉署;看梁振英及身邊的紅人,就是香港荒謬劇的縮影。

***   ***   ***

相關文章︰

Tuesday, July 12, 2016

海上垃圾奇觀

選舉季節真奇妙,連堂堂行政長官,也紆尊降貴,不只到海灘撿垃圾,還膽敢承認海上垃圾多來自內地,會同廣東省商討云云。

海上垃圾不是新鮮事,近年常出海到荒島行山綑邊探海蝕洞,除了欣賞奇巖怪石,就是搞搞人類學田野考察,考究人類所造的器物。考古學家挖掘遺址,萬年前的垃圾崗,能窺探古人生活細節,垃圾就是他們的寶貝;今天的垃圾,正反映着這代人的奇特生活,要仔細觀察。
 
一些海蝕洞內,垃圾堆積,探洞友說,水質為近年最差
海中浮游,最常遇到的垃圾是浮標、發泡膠等助浮物;最望而生畏,是不知從何而來的一團團黃色啡色泡沫;最討厭,要數各式各樣的塑膠漂浮物。

橫渡岬灣,或穿越海蝕洞,一堆堆漂浮垃圾,有時避無可避。迎面而來的膠袋,封你的口,纏你的腳,發泡膠碎,則沾你一身。最令人警覺,是那些像避孕套一樣的透明塑膠長條形物體,在你眼前蕩樣,那些,應該是甚麼「果汁冰」,顏料加糖加香精扮果汁,讓人吸啜,只十秒「歡愉」,色素香精啜完,剩下一個膠套,浪花淘盡,既生,就不滅,成就了永恆。
 
電視機
家具

大油桶
2015年中,石澳鶴嘴垃圾灣,未清理前
2016年初,清理後不到半年,垃圾又再堆積


灘岸上的主流垃圾,則是飲品膠樽,細心觀察,飲料種類奇多,品牌千變萬化,見證商品多元化,競爭激烈,這時代的人,大概很口渴,而且不懂得自備水瓶。

我們的社會,果真是disposable society,用完即棄的社會,製造了商品,成就了萬人敬仰的GDP,用完即棄,還給它冠以動聽的名字叫「回收」。事實上,無價無市,回收桶裏的膠樽,隨時回收到堆填區,又是一個個不朽傳奇。

海上垃圾,還見過大油桶、電視機、木製家具。你說那些垃圾積聚在偏遠灘岸,不礙事嗎,但那裏卻是馳名的地質公園範圍內的六角柱石巖岸與海蝕洞。

最奇特一次,是去年在花山巖岸,滾石灘聽浪花擊石的聲音時,驚見附近躺着人形肉色物體,走近看,是真人大小的吹氣娃娃,看來曾經是美女,但海浪沖刷,露出了很膠的皮膚。

得人驚
當你的肉體灰飛煙滅,吹氣娃娃還在浪遊四海。萬年之後的人類學家,在岩層中發現這個不滅的吹氣娃娃,能寫多少篇論文;他們能否想像,這時代的人類,究竟在做甚麼。

***   ***   ***

(本文原刊於晴報專欄《風起幡動》,此為加長圖片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