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November 30, 2016

帝國主義欺壓

(立場新聞圖片)
港專畢業禮,有學生於奏國歌時抗議人大釋法,校長訓斥學生,謂自小經歷帝國主義欺壓,小朋友會「畀鬼仔蝦」,直到五星旗升起,才逐步擺脫被欺凌的日子云云。此番言談,網絡上掀起一陣議論。

校長的年紀不算大,成長於六七十年代,屋邨仔。那一代人,「洋鬼子」一般不會見得很多,不知校長經歷過甚麼童年陰影。本人受到最嚴重的洋鬼子「帝國主義欺壓」,是教會學校裏的神父,每周兩課以極沉悶的語氣和聽不懂的蘇格蘭口音,講耶穌說聖經企圖洗腦,除了有些日子啟發本人對「童貞」「處女產子」等生物學謎團的濃厚想像之外,其餘時間猶幸能把握寶貴時間睡眠充電,小息打波時又是一條好漢。

「帝國主義欺壓論」,很熟悉的愛國教育語調,詮釋歷史的主旋律,對着內地同胞講,尚可能有共鳴,但對着香港人,卻萬萬不能。

試想想,眼前一大群學生,他們的父母、祖父母,大部分都是戰後與五星旗升起以後,逃到香港的難民,他們為甚麼攀山越嶺,投奔怒海,冒死也甘願受英帝之欺壓,寧願「畀鬼仔蝦」,也不願留在國內仰望五星旗飄揚,與國家共甘苦,三反五反饑荒文革陪着你走一同度過?

那是因為,論欺壓,一山還有一山高。

外族欺壓,固然是狼子野心;欺壓自己同胞,叫人愛國又要欺壓自己國民,才更罪孽深重。

這位校長又問,外遊時若遇到戰亂天災,誰來救助你?意指因此要尊重國家。我想,如果外遊遇難政府人員救我(這未發生),我必會感恩銘謝;又如果以國之名,濫權、違法、毀諾、愚民、自肥,兼倉卒又不透明地釋法修法(這已經發生),提出抗議,只是公民之義。

一件事還一件事,霸主也許會做一兩件好事,不代表他做的十件壞事就能一筆勾銷,我以為這是簡單道理。

現在,霸主略施恩澤,一群真心膠與愛國賊,就俯伏地上,感激流涕。看看眼前幾千萬里土地,欺壓、操弄、滅聲、冤獄、審查,仍然無處不在;有識之士,仍然挾錢外逃。

看看獲恩許上京面聖的愛國幫會新寵,以誇張預言恐嚇,以失實數字宣傳,以洪荒之力撕裂,終能覲見主人。再次說明大家一早知道的明規則:無底線叩頭者得飽食,撕破面具做醜人的,帝國必會多謝你。

帝國主義欺壓,明刀明槍;愛國主義欺壓,笑騎騎放毒箭,難得人民自high口號叫得響。帝國主義與愛國主義雜交,結合無盡錢財,扭曲空間,顛倒邏輯,蠶蝕人心。回歸二十年,這就是帝國新秩序。

相關文章:

(本文原刊明報專欄《2047夜》,此為加長版)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