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September 29, 2015

痾夜尿式覺醒?




雨傘運動爆發一周年,曾在研討會上聽到澳門的社會運動組織者問自己,去年澳門的「反離補」反高官自肥運動,七千人立法會前抗議的「光輝五月」,是否「痾夜尿式覺醒」?

甚麼「痾夜尿」?就是三更半夜內急,覺醒了,迷迷糊糊起床;完事後,倒在床上,繼續沉睡,恍若甚麼都沒發生過,一覺醒來,甚至忘記了半夜發生的事。

雨傘運動漫長而躁動的七十九天,當然絕非「痾夜尿」的短暫,而是醒透了,也再睡不下去。

問題是,覺醒後,面對無盡黑夜,深深明白黎明不會來;那種無力與鬱悶,無疑會令人沮喪、疑惑。再看看身邊繼續裝睡的人,反而活得好;那些華麗轉身繼續沉睡的人,也睡得香甜,自然更易浮躁;長夜裏覺醒的人,需要強大的心靈,才能防止自己心理變態。

很多運動參與者形容雨傘運動「失敗」,因為甚麼都爭取不到。是否失敗,視乎原來目的;初衷人人不同,只消看看歷史,就應知道,鐵板一塊的體制,抓權操控從來乃其生存之道。這個體制,是一個有八十年豐富經驗的鬥爭機器,一,愛權力;二,要面子;三,視人命如草芥;改變,從來不是一朝一夕的事。

失敗了嗎?世上有些事,明知渺茫,也不得不試;不踏出一步,永遠沒有成功機會。

一年過去,回望雨傘運動七十九天,金銅旺的長街上,記下了歷史一筆。那年那天,面對指鹿為馬、黑白不分、沒穿衣服的皇帝,曾經有人勇敢地指出錯謬;被人打得口腫臉腫、還有香港人不甘任人魚肉,拒絕忍氣吞聲;看盡毀諾、撒謊,還有香港人,不會為了那些嗟來之食,扭曲心智、跪地求饒;歷史會記下,還有一大群人,在強權的冷笑中,不認命、不屈從。

以後如何,歷史沒有終站;我們又回到起點,回看來時路,這起點不再一樣。

世上往往不如所願,但改變從來都在意想不到的情況下開始,只能繼續醒來,不能沉睡。「……不必聽自暴自棄者的說話。能做事的做事,能發聲的發聲。有一分熱,發一分光,就令螢火一般,也可以在黑暗裏發一點光,不必等候炬火。」魯迅講的。

***   ***   ***
(本文刊於晴報專欄《風起幡動》,此文為加長版)

相關文章︰
去年這天,已經有一個精心設計的謊言,就是這樣的無恥對手︰令我心寒的一段錄音


3 comments:

  1. 起點不再一樣! 起步,走!

    ReplyDelete
  2. 是醒了,只是尿痾到一地都是。

    ReplyDelete
  3. 香港腎科及綜合醫療中心 - 腎病病徵,尿頻,腰痛,夜尿,水腫,瞼腫,腰側疼痛,小便混濁 - http://www.hknephrology.com/hk/symptoms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