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anuary 30, 2014

一年伊始 暗夜無邊




新春時節,馬來馬去的祝禱聲中、令人鬱燥的商場噁心賀年音樂聲中,請不要忘記,北京的囚牢中,又多幾位良心犯。

一個「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罪名,許志永繫獄,無望見初生女兒一面,公認的溫和派,他做了什麼?只是組織弱勢群體在政府大樓門前請願、快閃示威,他爭取教育平權、官員申報財產。僅此而已。

許志永曾說過:我們這個民族跪得太久,要「讓一部分人先站起來,撑起一片自由的天空。」這一幫當權者,恐懼人民站起來,他要人民永遠跪著。許志永帶領人們站起來,刺中最痛處。

 法院一句「無視國家法律」,盡見「法律」之荒唐。往日是無法無天,如今是有法卻不見青天。我們要問:是誰訂的法、有無諮詢民意?誰來執行?誰來制衡?誰能監督? 

「有法可依」不值得高興,這個國度,法律寫得好都是徒勞:選擇性執法,政治問題刑事化,法律成為專權工具,公檢法系統,一條龍服務,服從同一個老闆。「依法治國」掛在口邊,不是法治,只是以法治人、以法維穩,維既得利益集團的穩。 

說好的「接受監督」,公民發聲,你拉人;媒體批評,你打壓。全國人大快要開會,一年開十天,全球最清閒國會,代表們的職責,聽說要立法、監督政府,這十天,你們聽聽滙報、拍拍掌、穿民族服裝以示多元、飲茶吹水拉關係、最後有一個投票鍵你按,尊貴的人大代表們,你做過了什麼好事?當權者慣技:只許黨來串連組織,不容人民串連組織;只許自己抓權,不許人民發聲。

許志永的「罪」,是行公義、說真話。一年伊始,他的妻子崔箏慨嘆:「任何沒有良心的都以幸福的名義生活着;任何有良心的都在苟活。」「路很長,暗夜無邊。」

廉價幸福感充斥,如何有良心而不苟活,是時代給我們的難題。


***   ***   ***

相關文章:
請不要忘記:

Wednesday, January 29, 2014

花山巖岸‧這裡是香港


(花山記‧之一)



不知道花山名字來由,花山無花,只有浪花、高崖、石柱群。

如果西貢是香港的後花園,花山是後花園裡的秘境;花山巖岸,則是秘境裡的隱密邊陲。懾人石柱群,深藏岬灣,有高崖守護,閑人免進。

這裡的路,不是人走出來,那是大潮退時,濕潤柔滑六角柱石的微微呼引;石柱群矗立,錯落如階梯,險壁之中,幽深一角,偶見無路之路,就是通往異境的秘道。

路之險,在沒有退路;錯過了潮退,浪掩崖壁落腳處;攀上了高坡,你不能回頭,只能奮力前行。

是的,這裡是香港。香港尚有這片隱世寶地。

We shall never cease from exploration
And the end of all our exploring
Will be to arrive where we started
And know the place for the first time.
--T. S. Eliot



更多花山行圖片,見主場新聞圖輯

***   ***   ***

[警告:此地無路,不建議前往,不擅泳或畏高者,絕不適宜。此地位於萬宜水庫糧船灣洲南岸,遠足的朋友,可由白腊起步,遊木棉洞,沿地圖上標示的山徑走往萬宜東壩,沿路於高崖頂遠眺巖岸,較為安全,但山上部分路段亦不易行,遠足經驗淺者不宜。]

花山記之二:花山險地

此路段其他較易行之地方:

Monday, January 27, 2014

嚇人CV



圖片來源於此
工作關係,收過不少人的履歷,其中最深刻的一份,長五十七頁。幸好臨崖勒馬,沒有按鍵打印出來,否則下世要輪迴做一棵樹。

他是一位專業人士,薄有名氣,履歷如日記,又似他的生命史,記載了他每次升職調職、每個主事的項目、每個獎項榮譽、每個國際專業組織的職位。履歷也清楚寫明他每年周遊全球數遍,參加過的國際學術會議考察團;佔最多篇幅,是他發表過的學術論文,論文題目用小號字體,密密麻麻排滿了廿多頁紙。

年紀愈大,經歷自然多,獎項總會拿過,一年到晚的國際茶餐廳旅遊學術會議,不須一一列出,升上神枱掌握資源勞役下屬得來的榮耀,又何須太自豪。這履歷,事無大小一五一十細表,看不到成就,只見到心虛;看不到重點,只見到生命的重複,沒完沒了的自我膨脹。體諒地想,是他秘書錯手把應徵大學校長的履歷寄到我郵箱了。

和這位專業人士談了好一陣子,對不起,他語言無味,生活圈子狹窄。他說過什麼,我已忘記;最刻骨銘心,只有他的履歷。

CV故事,還有很多。

看過一輯紀錄片,家長手拿七張舞蹈證書,喜上眉梢。她為女兒報名參加舞蹈學校,一次過學七種舞,一天七個比賽,連奪七張證書,一次過滿足七個願望。她女兒大概只有四、五歲,為小學入學面試的履歷冊,有厚厚的兩本。這些,都是常態了。

天之驕子大學生,校園第一個聖誕假,很多人忙著做實習。問他們,何必這麼早實習?大學之道,悠長假期應用來嬉戲旅行讀書拍拖,漫長大學生活,實習機會多的是啊。

原來,很多大學生,特別是有志投身商界的同學,都有這樣的盤算:有了第一次聖誕實習,CV裡有工作經驗,一年級暑期找實習就容易了;如此類推,實習經驗愈多,第二、三年暑假繼續實習,較有機會進入大公司;到最後一次實習,就有望進入薪金高兼前途無可限量的頂級大企業;實習後轉全職,願望達成,聽說就一生平順了。

世界難撈,我知道。慶幸自己生於一個不太重視CV的行業及一個不太重視CV的年代,更慶幸自己成長的年代,機會多寡並非取決於你是否選擇了一個正確的父親。

未入小學,幼稚園小朋友要贏在起跑線上;未入職場,大學實習都要贏在起跑線上。童年枉過、大學枉過,累嗎?

(本文重組增潤自晴報專欄《風起幡動》)

相關文章,見工季節要注意,避免死在起跑線上:

Friday, January 24, 2014

天涯海角廢碉堡


打開地圖,郊野公園的實線與虛線以外,尚有很多隱秘難行之角落。巖岸、山澗,別有洞天,等待探索。
 

每次到鶴咀半島,都見山腳海岬孤立一座廢碉堡,但密林擋路,未敢貿然冒險;多番探問,終於把心一橫,穿密林、攀大石、爬山澗,天涯海角,無人之境,又發現一好去處。

港島東南角乃當年英軍防守日軍重地,這碉堡建於二戰期間,孤懸海邊巨石上,荒廢多時,炮台頂倒塌了一半,天花剝落;頽垣、破梯、頑石,水浪輕撫石隙裡的藤壼,水波清澈、卵石圓潤。與大路只一山之隔,竟有如此好地方。





廢堡探畢,繼續高難度動作,沿海岸向北「綑邊」而行;山邊水畔,巨石橫亘,部分路段要游繩上落。



 
 

闖海邊亂石灘,找無路之路,爬石攀崖;最後,爬澗返回山腰大路。以山澗而言,此澗易爬,冬季無雨水,危險度減底,但仍是這句:遠足經驗淺者不宜。

最近,愛上了海岸「綑邊行」,自己找出來的路,特別有趣。
 
***   ***   ***

[長氣警告,此路難行,爬山經驗淺者絕不適宜。]

往此廢碉堡,坐九號巴士,往石澳途中,於鶴咀站落,走大約二十分鐘,從鶴咀村有一小路落海即到,但小路無任何指示,留意村口一排信箱前 (賣蜂蜜黑色屋正對著),走密林裡的小路 (非車路,車路落不到岸邊),走十五分鐘,即到碉堡。

此屋正對著一條落山的小路,可往碉堡
不想繼續行,可以原路折返,繼續去鶴咀海岸保護區。意猶未盡的,可沿岸向北綑邊行,行山經驗淺者不宜。部分路段要游繩,過了這個巨石山後,可爬澗回大路,注意,要爬石,只宜旱季行。
過了這堆巨石,右方有一澗,旱季時可爬上大路
相關文章:鶴咀海岸保護區,聽說是秘境
附近,還有馳名中外的龍脊郊遊徑

可同場加遊鶴咀海岸保護區,最近到訪多次,發現很多美景,好多人叫我不要再寫,嗯,我還是覺得,有好嘢應該分享。再續。